伴随着宏观经济增速换挡以及大资管行业的监管标准趋于统一,我国信托业的发展面临着艰难的外部环境。

  从实体经济、监管政策、本源业务发展的三因素框架来看,我国信托业的发展可分为加速转型、循序渐进、强力回归、转型终局四个阶段,而当前行业正处于由“强力回归”到“转型终局”的过渡期。

  如果从上述三个维度研判当下信托公司转型的外部环境,借鉴境外市场经验,中国信托行业的未来转型至少有三大方向:一是转型为特色资管服务机构,二是转型为特色服务信托机构,三是转型为信托银行

  当前信托公司首先要做的是找准定位。在探索信托本源业务的道路上,行业对于“本源”的定义一直存在分歧。而研究其他地方的信托公司发现,无论美国、日本还是台湾,在经济发展的高速时期都经历了信托公司主要承担融资工具的阶段。因此,不能教条式认为信托的本源就是英式信托,或认为只有开展以家族信托、公益信托等以财产安排为目的的信托业务才是“回归本源”。

  基于此,未来信托应该至少有三种转型路径:其一,转型为特色资管服务机构。产业资源整合能力较强的信托公司,可转型为类似黑石及KKR的股权投资机构和另类资产管理机构。而在FOF等领域主动管理能力较强的信托公司,可转型为类似先锋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其二,转型为特色服务信托机构。一些中小型信托公司可摆脱传统路径依赖,重点在服务信托领域走差异化路线,聚焦细分领域、细分客户、细分需求,在特定的产品、行业、策略上打磨专长,或专门为资产管理机构提供资产托管、清算、运营等服务,成为服务专家(例如专精于资产证券化、证券服务信托、家族信托等);其三,转型为信托银行。资本实力较强、风险管理水平较高的大型信托公司可转型为综合型银行,可向专业化较强的信托公司发放特色银行牌照,开展特色银行加服务信托业务(资产管理、财富管理、事务管理等)。

  关于上述三种转型路径如何实现,可以做如下探索。

  首先,摆脱路径依赖,围绕客户需求发力信托特色资管业务。转型标品业务是大势所趋,信托公司的资管业务各具特色,或发力现金管理业务,或瞄准FOF/MOM业务,或持续深耕二级市场投资。

  其次,围绕客户丰富的需求,发力服务信托。服务信托有广阔的用武之地,比如资产证券化、证券服务信托、家族信托、慈善信托/公益信托、员工持股信托、保险金信托、企业年金信托、养老信托、遗嘱信托、预付款信托、表决权信托、经营权信托、土地流转信托、知识产权信托、特殊关爱信托等。服务信托领域马太效应将相对突出,未来比拼的是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

  最后,促进金融体系完整,薄弱细分领域非标业务转向信托银行。信托公司拥有深厚的融资类项目经验,在完成“两压一降”的监管任务之后,或可引导信托公司转型成为信托银行,其中资本实力较强、风险管理水平较高的大型信托公司可转型为综合型银行,而专业化较强的信托公司则可获取特色银行牌照,开展特色银行业务(如小微银行、创投银行、托管银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