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最热门的“赛道”之一莫过于锂电。

  受新能源车近两年来大规模扩张带来的行业提振,上游锂电相关上市公司,无论是业绩,还是股价均获得大幅度提升。

  根据Wind数据,剔除连板指数、次新股指数等,年初至今板块指数涨幅第一的就是盐湖提锂指数,年内已大涨228.96%,其次是锂矿指数(204%)、稀土指数(133.68%)、锂电负极指数(121.43%)、磷化工指数(115.62%)和锂电电解液指数(113.26%)。

  个股方面,年初至今西藏矿业(行情000762,诊股)(000762.SH)股价大涨334.13%,西藏珠峰(行情600338,诊股)(600338.SH)涨240.84%,西藏城投(行情600773,诊股)(600773.SH)涨234.04%,盐湖股份(行情000792,诊股)(000792.SZ)涨217.76%,天齐锂业(行情002466,诊股)(002466.SZ)涨177.57%,久吾高科(行情300631,诊股)(300631.SZ)涨160.11%。

  行业的大爆发,以及未来广阔的发展前景,让锂电企业纷纷加快产业布局,包括亿纬锂能(行情300014,诊股)、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赣锋锂业(行情002460,诊股)、国轩高科(行情002074,诊股)等企业,不断加大锂电扩张,甚至投资上游项目,争夺锂矿资源。

  与此同时,周边行业的新材料、化工大厂纷纷进来“抢羹”。

  主营磷化工业务的川发龙蟒(行情002312,诊股)(002312.SZ),11月19日晚发布公告称,拟在德阿产业园区建设年产20万吨磷酸铁锂与年产20万吨磷酸铁项目。

  主营磷酸盐的川金诺(行情300505,诊股)(300505.SZ)也在同一天公告称,公司经营范围拟增加“磷酸铁、磷酸铁锂的生产和销售”。

  一场史无前例又波澜壮阔的“有锂必争”大戏,正在“上演”。

  全球“抢锂”进行时

  11月17日,赣锋锂业(002460.SZ)参股的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 Corp)宣布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加拿大的千禧锂业(Millennial Lithium),这一价格比此前宁德时代(300750.SZ)约2.99亿美元报价高出约34%。

  为此,美洲锂业将支付宁德时代2000万美元的违约金。

  “此次交易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以增加一个补充锂卤水项目,并利用我们开发Caucharí-Olaroz(注:阿根廷的一处锂矿)的专业知识,使其成为20多年来最大的新碳酸锂运营商。”11月17日,在收购千禧锂业之后,美洲锂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乔纳森?埃文斯(Jonathan Evans)表示。

  赣锋锂业与宁德时代这一“回合”,被市场解读为中国企业在全球“抢锂”的一次“内卷”。

  对于美洲锂业的此次收购,11月19日,赣锋锂业证券部一位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公司仅是美洲锂业的第一大股东,美洲锂业披露此次收购的信息后,公司不会再披露,“按照规则,这不属于强制性披露信息。”

  “失去千禧锂业,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只能算短期的一次失策。”11月19日,某券商电新分析师告诉时代财经,长期来看,向上游布局矿产是宁德时代的发展战略,这家公司从2018年就开始通过参股公司投资锂矿、镍矿。

  目前而言,宁德时代通过参股获得了新锂公司8%的股权。另外,拥有澳大利亚锂矿企业Pilbara Minerals公司8.5%的股权,以及North American Lithium(以下简称“北美锂业”)43.59%股权。

  在上述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看来,在全球布局锂矿资源的不仅仅是宁德时代,光是今年以来,国内诸多企业就开始在全球“争抢”锂矿。

  11月3日晚,盛新锂能(行情002240,诊股)(002240.SZ)公告称,旗下公司盛熠国际拟以76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Max Mind香港51%的股份。Max Mind香港下属公司拥有位于津巴布韦萨比星锂钽矿项目总计40个稀有金属矿块的采矿权证。

  “目前是按照公告在走流程。”11月19日,盛新锂能证券部一位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如果收购Max Mind香港完成后,公司会及时对外披露信息。

  10月10日,紫金矿业(行情601899,诊股)(601899.SZ)以每股6.5加元的价格收购Neo Lithium Corp.(以下简称“新锂公司”)全部流通股。完成后,紫金矿业将获得新锂公司位于阿根廷的Tres Quebradas Salar锂盐湖项目100%的股权,该项目是最优质的未开发锂矿项目之一。

  而已拥有位于澳大利亚、阿根廷等地多个优质锂资源的赣锋锂业,在今年6月披露,公司已同意全资子公司赣锋国际以自有资金1.3亿美元收购荷兰SPV公司50%的股权。

  据悉,荷兰SPV公司间接拥有马里Goulamina锂辉石矿项目的权益。

  较早前的1月16日,西藏珠峰与阿根廷共和国萨尔塔省政府正式签署了《萨尔塔省盐湖资源工业化开发项目投资协议》,其在阿根廷总投资额17亿美元的两个盐湖开发项目正式启动。

  除了锂业公司,主营矿山机械设备的鞍重股份(行情002667,诊股)(02667.SZ)在今年8月也高调宣布收购上游锂矿企业。

  主营防静电超净技术和医疗器械的天华超净(行情300390,诊股)(300390.SZ),9月27日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裴振华控制的天华时代拟出资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亿元)获得Manono锂辉矿项目的24%股权。

  “中国锂资源储量仅占全球7%,因此锂矿资源难以支撑我国新能源(行情600617,诊股)企业在全球的龙头地位,出海‘抢锂’是必然之路。”11月19日,江苏某私募基金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在这一轮碳酸锂的上涨周期中,锂电池产业链的中下游企业只能往上游去布局锂矿,才能更好地控制原材料成本。

  新一轮涨价要来了!

  USGS(美国地质勘探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锂矿22.3%分布在澳大利亚,52.7%分布在南美洲(主要是阿根廷和智利),而中国的锂矿资源仅占全球的7.1%。

  产量方面,2020年,全球锂矿产量的48.7%在澳大利亚,31.7%在南美洲,而中国的锂矿产量占全球17%左右。

  但是从需求端来看,中国的锂矿下游需求占据全球的半壁江山。根据光大证券(行情601788,诊股)预测,中国2020年超过70%的锂盐原材料都来自海外,国内上市公司与海外矿山的锂精矿产品存在长期包销协议。

  同时,下游终端产品的变化又反过来直接影响上游供应链的产业格局。

  2010年之前,锂电池主要用在手机、笔记本电脑和MP3等3C产品,但是2015年之后,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需求开始快速增长。尤其是2021年以来,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都达到了井喷之势,对于锂电池的需求愈演愈烈,最终导致上游原材料的价格暴涨。

  公开数据显示,从2020年四季度以来,锂盐价格已经进行了两轮涨价。

  第一次涨价是,2020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锂价(碳酸锂)从最低4万元/吨不到涨至9万元,然后二季度略有震荡回调。第二次涨价的时间是,今年7月底到9月底,锂价接近18万元的历史高位。

  现在,锂价的第三轮涨价或将到来。

  11月16日,国泰君安(行情601211,诊股)证券有色金属团队的一份电话会议纪要在坊间传开,该团队认为到11月下旬,伴随着交易的频繁,将会看到锂价相较于之前有陆续明显上涨,锂价将迎来第三次上涨。“到春节前、甚至12月底,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很有可能到25万,明年价格可能还将继续往上。”

  据生意社数据监测,截至11月18日,工业级碳酸锂市场综合报价在18.30万元-19.30万元/吨,电池级碳酸锂市场综合报价在19.30万元-20.50万元/吨。

  由此可见,如果在今年12月底,电池级碳酸锂涨到每吨25万元,至少还有25%-30%的涨价空间。

  “这份电话会议纪要很莫名就传开了,然后锂概念股就开始暴涨。”11月19日,江苏某私募基金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这份纪要让他吓了一跳,锂价的上涨超出了他的预期。

  按照这份电话会议纪要,锂价将迎来第三次上涨的核心原因是,“在于年前备货,供给依然是无增量的紧张状态,需求继续往上,年前备货成为核心催化剂。”

  时代财经注意到,从生意社的监控数据来看,近期工业级和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持续上行,价格小幅上调。

  11月18日,工业级碳酸锂华东地区均价为18.96万元/吨,与周初相比价格上调了1.5%;电池级碳酸锂华东地区均价为19.90万元/吨,与周初相比价格上调了2.05%。

  光大证券有色金属行业首席分析师王招华认为,未来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普及,锂作为动力电池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锂资源的需求也会一直上升。未来五年锂资源供给侧 CAGR(年复合增长率)30%低于需求侧的34%,因而锂价仍有上行空间。

  不仅仅是锂价在上涨,受锂电池需求拉动,锂电池原材料的需求量均出现大幅增长,并因供给端增速不及需求增速,各大材料价格均出现不同幅度的增长。

  截至11月19日,Wind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锂辉石的价格上涨了约380%,正极材料里的碳酸铁锂上涨了约150%,电解液里面的六氟磷酸锂上涨了约520%,它是所有锂电池原材料里面涨幅最大的。

  锂电池的原材料可分为正极、负极、隔膜和电解液四大类,电解质是电解液的核心组成部分,而六氟磷酸锂是主要的电解质材料。

  2021年1月初,六氟磷酸锂的价格约为每吨9.5万元,到了11月17日,其每吨价格已经涨至56.5万左右,已经远远超过2015年40万元/吨的巅峰价格,导致生产六氟磷酸锂的企业赚得“盆满钵满”,而下游电池大厂则“叫苦连天”。

  为了平抑六氟磷酸锂未来继续涨价的风险,比亚迪(002594.SZ)在今年11月中旬与多氟多(行情002407,诊股)(002407.SZ)签订了长达4年、采购总数量不低于56050吨的六氟磷酸锂产品的合同。

  “这次签订的5.605万吨六氟磷酸锂合同,不包括之前7月的采购合同。”11月19日,多氟多证券部一位人士称。

  扩产,再扩产

  由于锂行业高景气度,今年各大锂矿、盐湖或云母厂商纷纷官宣进一步扩产计划。

  上述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财经,由于赚钱效应,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进入锂电赛道。“除去全球布局锂矿之外,一些下游厂商开始通过参股,或者投资在锂电池产业链的上游。”

  仅在过去的一个月,宁德时代、亿纬锂能(300014.SZ)等A股锂电龙头公司就宣布了合计高达千亿元的投资扩产计划。

  其中,亿纬锂能10月28日宣布,公司与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署的《亿纬锂能50GWh动力储能电池项目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其中一期20GWh,二期30GWh,并根据需要,探讨合作引入锂离子电池核心部件相关供应商。

  11月4日,亿纬锂能又宣布投资305.21亿元,建设年产152.61GWh的荆门动力储能电池产业园项目。

  宁德时代在11月5日宣布,拟投资建设厦门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和贵州新能源动力及储能电池生产制造基地,项目总投资分别不超过80亿元和70亿元。

  11月1日,比亚迪宣布,在港股发行5000万股H股,将融资138亿港元。比亚迪在公告中指出,将持续加大动力电池的产能布局,推动中国动力(行情600482,诊股)电池向全球汽车厂商的输出。

  除此之外,赣锋锂电计划投资84亿元,在江西、重庆两地建设年产15GWh新型锂电池项目;

  目前产能为28GWh的国轩高科(002074.SZ)则将此前2025年的100GWh产能目标上调整为300GWh。

  电解液龙头――新宙邦(行情300037,诊股)(300037.SZ)在湖南衡阳、湖北荆门、福建邵武、天津基地、淮安新基地、欧洲荷兰等地的多个项目正在积极扩建中。当前,该公司电解液产能在10万吨左右,在建17万吨左右。

  民生证券预计新宙邦2022年出货有望达到14万吨。

  除去动力电池、电解液在扩产之外,磷酸铁锂、六氟磷酸锂的扩产速度要更快。

  11月19日晚,川发龙蟒发布公告称,拟在德阿产业园区建设20 万吨/年新能源材料项目,主要是年产20万吨的磷酸铁锂与年产20万吨的磷酸铁。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在2023年10月建成投产,二期在2024年12月建成投产。

  资料显示,川发龙蟒是国内最大的工业级磷酸一铵和饲料级磷酸氢钙生产企业。

  川金诺(300505.SZ)11月上旬宣布在广西省防城港市投资建设“5万吨/年电池级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前驱体材料磷酸铁及配套60万吨/年硫磺制酸项目”、“10万吨/年电池级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

  “现在还没有开始建设,目前只拿到了备案的证明。”11月19日,川金诺证券部一位人士表示,对于磷酸铁锂的扩产并非“看到锂电池产业链赚钱”,而是结合公司自身的条件,“我们在这方面的优势的还是比较大的,比如说我们在广西有10万吨的净化磷酸可以直接用来做磷酸铁。”

  刚刚与比亚迪签下4年大单的多氟多,目前的六氟磷酸锂产品年产能已达1.5万吨。

  上述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财经,多氟多今年底预计出货1.3万吨左右。2022年底计划新增产能4万吨,届时总产能将达每年5.5万吨,全年产销量预计超过3万吨。

  同样生产六氟磷酸锂产品的永太科技(行情002326,诊股)(002326.SZ),目前拥有六氟磷酸锂产能约2000吨/年,新增的6000吨/年的产能建设顺利,计划于今年12月底投产,届时六氟磷酸锂产能合计将达到8000吨/年。

  甚至连萤石行业龙头企业――金石资源(行情603505,诊股)(603505.SH)也开始涉足六氟磷酸锂,该公司今年10月中旬宣布,投资建设年产2.5万吨新能源含氟锂电材料及配套8万吨/年萤石项目,项目总投资约15.5亿元。

  “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因为六氟磷酸锂需要用到上游的萤石,基本上95%都是需要通过萤石才能提炼出氟元素。”11月19日,金石资源证券部一位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公司不是“很突兀地”去投资六氟磷酸锂项目,而是根据未来的战略规划,“是有准备的。”

  业绩股价齐飞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永太科技股价上涨了412.89%、天齐锂业上涨了177.57%、宁德时代上涨了81.99%、亿纬锂能上涨了57.45%、赣锋锂业上涨了56.82%、国轩高科上涨了54.91%、比亚迪上涨了52.76%。

  锂价的核心仍然是供需关系,国泰君安证券认为,今年四季度锂盐的供应暂无增量,且青海盐湖供给下滑,而正极材料企业需求继续增加,库存方面,下游正极材料企业库存多在半个月,春节前会有提前备货需求。

  国泰君安称,“前段时间,大部分锂矿股的股价从高点回调30%-40%,但结合行业供需基本面、板块明年估值,对于锂板块不必悲观,春节前锂价的第三波上涨,将是锂板块的催化剂。”

  从市场看,机构投资者似乎又开始青睐锂电概念股。

  中国银河(行情601881,诊股)证券研究数据表明,在周期股业绩弹性预期大幅释放、周期风格占优的驱动下,2021年三季度,基金增持了有色金属行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的持续景气,使基金大幅加仓了锂电产业链新材料与上游锂资源龙头标的。

  11月16日,海外最大中国股票基金安联神州A股基金披露的9月底持仓数据显示,在6至8月连续3月减持宁德时代后,安联神州A股基金于9月重新加仓了宁德时代,加仓幅度为0.59%。

  11月19日,北向资金净买入14.22亿元的宁德时代,此前一天净买入额为2.17亿元,这已是北向资金连续6个交易日净买入宁德时代。

  从基本面来看,锂电池下游需求的增长依旧迅猛,使得锂电池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企业业绩暴涨,以六氟磷酸锂为例,云天化(行情600096,诊股)(600096.SH)、多氟多、永太科技等拥有六氟磷酸锂产品的上市公司2021年三季报的业绩都比较抢眼。

  因此,上游锂价与二级市场的锂电池概念股价“齐飞”的背后存在逻辑支撑。

  上海有色网预测,锂辉石全球新增产能将集中于2022到2024年投放,全球盐湖的新增产能则集中在2023年到2025年间投放,2021年到2023年,锂供需缺口将持续存在。

  国金证券(行情600109,诊股)的研究团队用两种方法计算了2021年-2025年锂的供需缺口,第一种方法计算出,到2025年锂的供需缺口扩大至43万吨;第二种方法计算出,到2025年锂的供需缺口扩大至24万吨,“正极材料厂商2021-2023年三年时间通过大规模产能投放抢占市场份额的方式,或将造成这三年,锂供需缺口的超预期放大。”

  根据国泰君安证券的调研,2022年所有电池厂、正极材料厂的排产规划基本都是翻倍,而2022年锂的供给仅有33%-35%的增速,相对于需求仍是紧张的。锂矿库存大量消耗后,2022年实际的供给增量可能还达不到18万吨LCE。

  与此同时,数据显示,2021年1至10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159.8GWh,同比累计增长250.0%。装车量方面,2021年1至10月,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为107.5GWh,同比累计上升168.1%。其中,三元电池装车量累计54.1GWh,占总装车量50.3%,同比累计上升100.1%;磷酸铁锂电池装车量累计53.2GWh,占总装车量49.5%,同比累计上升316.4%。

  “从目前的装车量来看,下游需求依旧旺盛,这必然继续推升对锂电池的需求。”上述券商电新行业分析师坦言,对锂电池的追捧势必又会继续推升上游六氟磷酸锂、磷酸铁锂等原材料的价格上涨,“丰厚的赚钱效应又会刺激产业资本继续扩大六氟磷酸锂、磷酸铁锂的投产,直到供需平衡为止。”

  这场有史以来最气势磅礴的“抢锂”大戏,上半场或刚刚结束,对于“铆足干劲”的各路资本来说,锂电行业的下半场争抢大戏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