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郑州,记者 张晨静)讯,今年我国提出将粮食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种子作为农业生产的上游得到广泛关注。下半年,多项利好政策密集出台,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今年政策力度远超从前,有望从根源上解决种业问题。

  生物育种是种子产业的核心,今年多项政策也围绕其展开,国内育种商业化有望迎来快速发展期,种业市场空间值得期待,有机构预测,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732亿元,而今年的规模为552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5.8%,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增速。另一方面,某行业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当前国内种业产业格局分散,中小型种企居多,在种业的发展过程中,行业集中度有望提升。

  政策频频加码

  作为农业的“芯片”,今年种业备受关注,当前中国正在打一场“种业翻身仗”。

  今年年初,中央提出把种源安全提升到关系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提出种子是农业现代化基础,要有序推进生物育种产业化应用。7月6日,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国家级玉米、稻品种审定标准(2021年修订)》公开征求意见,7月10日,中央深改委会议审议通过《种业振兴行动方案》,9 月,种子法修正草案首次提请审议,主要修改内容包括扩大植物新品种权的保护范围及保护环节、建立实质性派生品种制度、完善侵权赔偿制度等,10月1日起,《国家级稻品种审定标准(2021 年修订)》和《国家级玉米品种审定标准(2021年修订)》正式实施。

  多位种业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每年中央一号文件都会提及种业,但今年政策力度远超从前,这些都代表国家振兴种业的决心,尤其是修正种子法,原始创新受到保护和鼓励,有望从根源上解决种业问题。

  当前,除国家政策对种业发展主要起到支持引导的作用外,研发技术与并购整合也是驱动我国种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中国种业发展空间可观

  近年来,我国种业发展虽然已取得明显成效,仍存诸多问题,玉米、大豆单产水平低于世界先进水平,蔬菜种子大多依赖进口。东北农业大学教授王刚毅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目前国内大豆和蔬菜种子形势仍很严峻,中国人蔬菜消费量世界第一,但90%蔬菜种子知识产权都不在国内。”

  种子产业链可分为“育种―制种―销售”三大环节,其中育种是种子产业的核心,主要基于种质资库和性状组合,培育出具有不同产量和成熟期的新型品种。在育种技术方面,我国杂交育种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但对于目前国际种业研发中主流生物育种技术,我国尚处于探索阶段,大规模商业化仍需时日。

  随着政府对生物育种政策支持力度出现增强趋势,国内育种商业化有望快速发展,种子市场增量空间可观。

  根据Kynetec数据,2020 年我国种业市场规模达552亿元,过去5年年均复合增长率2.3%,市场规模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732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5.8%,我国市场增速明显高于世界其他主要农产地区,增长潜力较大。

  中国种业市场规模庞大,但种子产业格局过于分散,根据Kynetec数据,全球种子市场市占率第一名是拜耳,市占率达20%,国内种子行业市场第一名为隆平高科(000998,SZ),市占率仅4%。对此,某种企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国内中小型种企居多,雷同化严重,竞争非常激烈,在这轮种业发展中,研发能力强、渠道优质的龙头种企有更多机会,40%中小型种企可能会被兼并或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