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太簇/作者 午月 映蔚/风控

截至2021年11月22日,江苏通灵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灵股份”)的实控人严荣飞及其妻子孙小芬、其女严华、其女婿李前进,合计持有通灵股份逾70%的股权。而由“严氏”家族控制的通灵股份,实控人控制的多家企业曾多年与通灵股份“撞号”,而后相关关联方又“扎堆”更改联系方式,其独立性或遭拷问。

问题不止于此。观其背后,2020年,通灵股份营收净利增速走低同时,其应收帐款占营业收入比例超四成。此外,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在2018-2019年经历了低速增长后2020年有所提速,而国内新增光伏装机量在2018-2019年遭遇负增长后2020年重回正增长。然而,2017-2020年,通灵股份市场占有率“徘徊不前”,其未来如何提升竞争力?值得关注的是,单年撑起通灵股份逾三千万元采购额的供应商人数寥寥,历史上曾与逾百家企业共用联系方式,交易真实性存疑。令人唏嘘的是,通灵股份董事在外兼职情况未在招股书完全披露,涉嫌选择性披露。

一、净利润增速坐“过山车”,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超四成或存赊销

2020年,通灵股份的营收增速放缓,而净利润陷入负增长。

据通灵股份签署日期为2021年11月22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和签署日期为2020年12月28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2020版招股书”),2017-2020年及2021年1-6月,通灵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11亿元、7.55亿元、8.26亿元、8.43亿元、5.76亿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6.88%、9.33%、2.11%。

2017-2020年及2021年1-6月,通灵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7,063.44万元、186.47万元、10,805.35万元、9,638.03万元、4,495.14万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97.36%、5,694.65%、-10.8%。

而通灵股份在招股书中称,2018年,其净利润较低,主要受应收账款、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等资产减值损失影响。

可见,自2017年以来,通灵股份净利润两度遭遇负增长,且2018-2020年增速上演“过山车”。

而且,报告期内,通灵股份曾两度“失血”。

据招股书和2020版招股书,2017-2020年及2021年1-6月,通灵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626.25万元、17,578.93万元、-125.79万元、1,124.34万元、2,993.99万元。

另一方面,通灵股份或存赊销,2020年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超四成。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通灵股份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9,887.97万元、35,435.44万元、40,972.39万元、51,996.18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9.56%、42.9%、48.58%、45.13%。

据招股书,通灵股份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包括江苏海天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海天”)、苏州谐通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谐通科技”)、苏州快可光伏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可电子”)、苏州中来光伏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来股份”)、杭州福斯特应用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斯特”)。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江苏海天的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4.95%、50.18%、53.69%、43%;同期,谐通科技的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1.09%、27.18%、31.34%、21.46%;中来股份的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7.65%、22.63%、23.09%、27.85%;福斯特的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7.34%、28.36%、30.44%、22.29%;快可电子的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36.94%、32.68%、37.1%、34.87%。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通灵股份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平均比例分别为37.59%、32.21%、35.13%、29.9%。

可见,同期,通灵股份应收账款余额占营收收入的比例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各期末,通灵股份的逾期应收账款余额分别10,652.95万元、10,474.9万元、8,466.8万元、8,053.05万元,逾期金额占比分别为35.64%、29.56%、20.66%、15.49%。

上述情形或表明,报告期内,通灵股份净利润增速上演“过山车”,曾两度陷入负增长。且2017年以来,其曾两度遭遇“失血”,同时通灵股份或存赊销,其2018年以来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高于同行业均值,令人唏嘘。

二、政策引导加速光伏行业去补贴进程,通灵股份市占率“徘徊不前”

自2018年光伏“531新政”以来,政策在逐步引导光伏行业的去补贴化,促进行业发展,而政策的变化也成为影响国内光伏新增装机量的一个重要因素。2018-2019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量连续两年负增长,到2020年才终于扭负为正。

据招股书,通灵股份的主要产品是太阳能光伏组件接线盒。太阳能光伏组件接线盒及其他配件产品主要应用于光伏组件中,在光伏发电系统中起连接和旁路保护作用,是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必不可少的配套产品。

而其行业的下游为太阳能光伏组件,与太阳能光伏电站新增装机量紧密相关。每块太阳能电池板均需配置一套接线盒,新增装机量与接线盒的需求呈高度的正相关性。

近年来,受政府鼓励政策影响和光伏技术发展推动,全球及国内的太阳能光伏电站新增装机量保持在高位,促进了行业的发展。

据招股书,2018年5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一份《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531’新政”),踏出了推动行业技术升级、降低发电成本、少补贴依赖、加速“平价上网”的第一步。

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了集中式光伏发电上网电价和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标准,集中式光伏电站指导价有所下调、工商业分布式项目及户用项目度电补贴下调,该补贴标准也侧面印证了“平价上网”时代的来临。

2020年3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2020年光伏发电上网电价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发改价格〔2020〕511号),集中式光伏电站指导价分别下调每千瓦时0.05元、0.05元、0.06元。

在政策引导下,光伏行业加快去补贴化进程,平价上网加速到来。

值得一提的是,2018-2019年,国内新增光伏装机量连续两年负增长。

据招股书,由于每一个光伏组件都需配置一套接线盒,因此光伏接线盒的市场前景由光伏组件的行业发展决定。

据德国莱茵与普华永道联合发布公开信息和国家能源局数据,2013-2020年,国内新增光伏装机量分别为12.92GW、10.6GW、15.13GW、34.54GW、53.06GW,44.26GW、30.11GW、48.2GW;2014-2020年,国内新增装机量分别同比增长-17.96%、42.74%、128.29%、53.62%、-16.58%、-31.97%、60.08%。

2018-2019年,国内新增光伏装机量遭遇连续两年的负增长,在2020年才重回正增长。

与此同时,而全球的光伏年度新增装机量增速在2018-2019年亦大幅放缓。

据国际能源署IEA公开信息,2013-2020年,全球光伏年度新增装机量分别为36.9GW、38.7GW、48.1GW、75GW、98GW、99.8GW、114.9GW、139.4GW;2014-2020年,全球光伏年度新增装机量分别同比增加4.88%、24.29%、55.93%、30.67%、1.84%、15.13%、21.32%。

可以看出,2020年,全球光伏年度新增装机量增长速度较2019年进一步提升。

然而,近年来,通灵股份的市场占有率或“停滞不前”。

据2020版招股书及招股书,2017-2020年及2021年1-6月,通灵股份光伏接线盒的销量分别为3,987.66 万套、3,860.64万套、4,323.84万套、4,170.73万套、2,566.91万套。

据招股书及2020版招股书,由于每一块光伏组件均需要一个接线盒,因此通灵股份2017-2019年市场占有率计算方法主要依据为通过全球新增装机量按照每块组件300W,2020年按照每块组件400W测算其所需组件数量,以此估算接线盒市场,并结合通灵股份产品销量对其市场占有率进行计算。

据招股书及2020版招股书,2017-2020年,通灵股份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2.07%、11.31%、11.1%、12.07%。

而若采用国际能源署IEA统计的全球光伏新增装机相关数据来计算,据国际能源局IEA数据,2017-2020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分别为98GW、99.8GW、114.9GW、139.4GW,全球新增装机量所需光伏组件(2017-2019年按每块组件300W测算,2020年按每块400W测算)分别为326.67百万块、332.67百万块、383百万块、348.5百万块,通灵股份光伏接线盒的销量分别为39.88百万套、38.61百万套、43.24百万套、41.71百万套。2017-2020年,通灵股份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12.21%、11.61%、11.29%、11.97%。

不难看出,2017-2019年,无论是招股书所披市场占有率还是按国际能源署IEA数据测算的市场占有率,通灵股份近几年市场占有率“停滞不前”,到2020年其市占率几乎与2017年持平。

简言之,在政策引导下,光伏行业加快去补贴化进程,平价上网加速到来。反观国内以及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的增长情况,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在2018-2019年经历了低速增长后2020年有所提速,而国内新增光伏装机量在2018-2019年遭遇负增长后2020年重回正增长。然而,2017-2020年,通灵股份市场占有率“徘徊不前”,其未来如何提升竞争力?尚未可知。

三、“3人”供应商撑起三千万元采购额,交易真实性存疑

需要指出的是,塑料粒子为通灵股份生产所需的主要直接材料之一。

据招股书,通灵股份生产所需的直接材料主要为电缆线、二极管、塑料粒子、连接器和镀锡绞丝等。2018-2020年及2021年1-6月,通灵股份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金额为50,140.72万元、52,745.87万元、53,624.65万元、40,595.02万元,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87.7%、85.29%、83.92%、85.97%。

值得一提的是,通灵股份的一家塑料粒子供应商,2017年撑起其采购额3,011.68万元。

据2020版招股书,2017年,苏州玛思特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玛思特贸易”)是通灵股份的第五大供应商,通灵股份对其的采购金额为3,011.68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5.09%。

据2020版招股书,通灵股份与玛思特贸易签订了采购协议,合同期限为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合同标的是塑料粒子。

据招股书,2018-2020年,通灵股份对玛思特贸易的平均采购价格呈上升趋势。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玛思特贸易均是通灵股份的供应商。

此外,玛思特贸易为3人供应商,却撑起通灵股份千万级的交易额,曾与逾360家共用企业邮箱。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7-2020年,玛思特贸易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3人。玛思特贸易是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其全资股东是许煜凯。

据公开信息,许煜凯仅持有玛思特贸易一家公司股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开信息,2017-2019年,玛思特贸易的企业电子邮箱是710271298@qq.com。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1年11月18日,共有365家公司曾使用或正在使用710271298@qq.com作为企业电子邮箱。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2020年,玛思特贸易的企业联系电话是131****7239,电子邮箱是3702864239@qq.com。

据公开信息,截至查询时间2021年11月18日,共有63家公司曾使用或者正在使用131****7239作为企业联系电话,共有7家公司曾使用或者正在使用3702864239@qq.com作为企业电子邮箱。

简言之,2017-2020年,玛思特贸易社保缴纳人数仅3人,其与通灵股份2017年单年的交易额却超过三千万元。历史上,其还曾与超过360家公司共用邮箱,供应商玛思特贸易与通灵股份的交易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

四、实控人控制的多家企业曾与通灵股份撞号,“扎堆”更改联系方式或为避嫌

疑云远散去,通灵股份面临的考验或并不止其供应商问题。2016-2020年,通灵股份实控人控制企业,存在与通灵股份共用企业联系电话及电子邮箱的情形,而后又“扎堆”更改联系方式。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20年,通灵股份的电子邮箱均为cwk@yztongling.cn,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511-88393990。

而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通灵股份存在与多家关联方共用企业联系方式及电子邮箱的情形。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22日,江苏尚昆生物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昆生物”)是通灵股份控股股东。严荣飞与其妻孙小芬、其女严华、其女婿李前进合计持有尚昆生物100%出资份额,上述4人为通灵股份实控人。

据招股书,镇江尚昆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昆机电”)是通灵股份控股股东尚昆生物全资控股的一家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年,尚昆机电的联系电话为0511-88393190,电子邮箱为cwk@yztongling.cn。2021年8月20日,尚昆机电联系电话变更为0511-88485989,电子邮箱变更为2544246344@qq.com。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尚昆机电的联系电话为0511-88393990,电子邮箱为cwk@yztongling.cn。2021年8月20日,尚坤机电联系电话变更为0511-88485989,电子邮箱变更为2544246344@qq.com。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20年,尚昆机电的联系电话为0511-88393990,电子邮箱为cwk@yztongling.cn。2021年6月9日,尚坤机电联系电话变更为0511-88485989,电子邮箱变更为2544246344@qq.com。

可以看出,截至尚昆机电变更其联系电话与电子邮箱之时,2016-2020年,通灵股份与尚昆机电曾共用电子邮箱,2017-2020年,通灵股份与尚昆机电曾共用联系电话。

据招股书,尚昆机电的经营范围一般项目为:电机制造;金属结构制造;机械电气设备制造;变压器、整流器和电感器制造;配电开关控制设备研发;配电开关控制设备制造;配电开关控制设备销售;五金产品制造;输配电及控制设备制造;灯具销售;照明器具销售;防火封堵材料销售;电工器材制造;电工器材销售;仪器仪表制造;橡胶制品制造;橡胶制品销售;工程和技术研究和试验发展(除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外,凭营业执照依法自主开展经营活动)。

同时,通灵股份招股书中表示,尚昆机电与通灵股份主营业务不存在相似或相同的情况。

2020年及2021年1-6月,尚昆机电未经审计的总资产分别为1,047.33万元、1,307.25万元,净资产分别为276.87万元、271.1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1.63万元、-5.68万元。

无独有偶,2016年以来,通灵股份与控股股东控制的另一企业共用联系方式。

据招股书,扬中市尚昆工程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昆工程”)是通灵股份控股股东尚昆生物及通灵股份实控人之一的孙小芬控制的公司,其中尚昆生物持股70%,孙小芬持股3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20年,尚昆工程的联系电话为0511-88393990,电子邮箱为cwk@yztongling.cn。2021年8月20日,尚昆工程联系电话变更为0511-88485989,电子邮箱变更为272355420@qq.com。

据招股书,尚昆工程的主营业务是电力设备、通风设备的安装、调试及技术研发;电器工程、室内外照明线路、给排水管道工程的安装、调试。(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同时,通灵股份招股书中表示,尚昆工程与通灵股份主营业务不存在相似或相同的情况。

2020年及2021年1-6月,尚昆工程未经审计的总资产分别为304.01万元、303.95万元,净资产分别为301.04万元、300.99万元,净利润为-0.03万元、-0.03万元。

此外,为变更联系方式之前,2016年以来,通灵股份与实控人严荣飞控制的企业也存在共用联系方式的现象。

据招股书,江苏中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通生物”)是通灵股份实控人之一严荣飞持股54%的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20年,中通生物的联系电话为0511-88393990,电子邮箱为cwk@yztongling.cn。2021年8月20日,其联系电话变更为0511-88485989,电子邮箱变更为272355420@qq.com。

据招股书,中通生物的经营范围为用于环境治理工程的生物制品研发、制造及相关技术开发服务;生物工程设备制造;环境治理工程设计、施工。(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同时,通灵股份招股书中表示,中通生物与通灵股份主营业务不存在相似或相同的情况。

2020年及2021年1-6月,中通生物未经审计的总资产分别为89.77万元、89.71万元,净资产分别为255.77万元、255.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0.30万元、-0.7万元。

不宁唯是,在变更联系方式前,2016年以来,通灵股份曾与严荣飞配偶孙小芬控制的企业共用联系方式。

据招股书,镇江尚昆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昆园林”)是通灵股份实控人之一的孙小芬全资控股的一家企业。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20年,尚昆园林联系电话为0511-88393990,电子邮箱为cwk@yztongling.cn。2021年8月20日,尚昆园林联系电话变更为0511-88485989,电子邮箱变更为272355420@qq.com。

据招股书,尚昆园林的经营范围是园林绿化工程设计与施工;花木种植。(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同时,通灵股份招股书中表示,尚昆园林与通灵股份主营业务不存在相似或相同的情况。

2020年及2021年1-6月,尚昆园林未经审计的总资产为1,264.3万元、1,264.25万元,净资产为299.85万元、299.8万元,净利润为-0.05万元、-0.05万元。

由上述情形可知,上述关联方均处于正常经营中,却曾和通灵股份共用企业联系电话和电子邮箱,独立性或遭“拷问”。而后2021年,关联方尚坤机电、尚坤工程、尚坤园林、中通生物“扎堆”改联系方式,其中是否为了“避嫌”?

无独有偶,通灵股份的子公司亦存在与“无关联”第三方公司共用企业电子邮箱的情形。

五、子公司曾与多家“不相干”企业共用电话,联系方式持有人或指向子公司员工

据招股书,通灵股份在2017年6月收购的全资子公司,或也曾与多家公司共用企业电子邮箱的情形。

据招股书,安徽省中科百博光伏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百博”)是通灵股份的全资子公司,其成立于2015年6月19日,主要从事太阳能光伏发电业务。中科百博是通灵股份2017年6月收购取得的太阳能电站项目公司,其目的系通灵股份业务领域的拓展,隶属于通灵股份的其他业务。

2020年及2021年1-6月,中科百博的总资产分别是5,415.47万元、5,405.33万元,净资产分别是-7,102.34万元、-6,957.82万元,净利润分别是-163.46万元、144.53万元。

对于2021年1-6月中科百博的净资产为负,通灵股份在招股书中称,主要系2018年末中科百博的相关资产存在减值迹象,通灵股份进行计提减值所致。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中科百博曾与5家企业共用电子邮箱及联系电话。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5-2020年,中科百博的企业电子邮箱为1053220871@qq.com;2017-2020年,中科百博的企业联系电话为135****9046。

也就是说,自中科百博2015年成立以来,其企业电子邮箱一直是1053220871@qq.com。且在2017年6月被通灵股份收购后,其企业电子邮箱并未更换。

然而,据公开信息,截至2021年11月4日,还有其他5家公司曾使用或正在使用1053220871@qq.com、135****9046作为企业电子邮箱及联系电话。

据公开信息,这5家公司分别是寿县品质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寿县餐饮”)、安徽碗中肴食品有限公司、安徽春瑞教育管理有限公司、寿县众新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寿县耀发塑料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发塑料”)。

其中,除了耀发塑料已于2021年6月28日注销,其他公司的经营状态均为存续,然而这些公司与中科百博通灵股份之间或无关联关系。

需要指出的是,中科百博与上述企业所共用的企业联系电话,背后机主或指向其员工。

据微信平台信息,截至查询日2021年11月4日,手机号“135****9046”显示的用户名为“琴心.中科百博李宁135****9046”。

据支付宝平台信息,电话号码“135****9046”显示用户名为“宁(李宁)”。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寿县餐饮的监事为“李宁”。

即曾与中科百博共用企业邮箱及联系电话的寿县餐饮,其监事与中科百博2017-2020年联系方式背后机主李宁是否为同一人?而从用户名名称来看,李宁是否为中科百博的员工?

而据招股书,通灵股份本次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据深交所发行上市条件,企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深市创业板上市的主要条件中,其中对独立性的要求之一是发行人业务完整,具有直接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的能力,包括企业资产完整,业务及人员、财务、机构独立。

也就是说,通灵股份子公司中科百博与5家“不相干”公司共用企业电子邮箱和联系电话,其中企业联系电话135****9046背后机主或指向中科百博的“李宁”,而凑巧的是,寿县餐饮的监事也系李宁,两人是否为同一个人?子公司中科百博的独立性几何?均或该“打上问号”。

六、董事张健在外兼职信披未详尽,招股书涉嫌选择性披露

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上市公司董监高应当对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公平性负责。而通灵股份的招股书中,对董事张健在外兼职上演“半面妆”式信披。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22日,张健在通灵股份担任董事,任期为2021年5月21日-2024年5月20日。

招股书,张健在通灵股份及其子公司、分公司以外兼职的公司仅南京银创电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创电子”)一家,任职时间自2018年6月起。

且通灵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除上述兼职情况外,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不存在在通灵股份及子公司、分公司以外的其他兼职情况。

然而,除了银创电子外,董事张健或还在其他企业兼职监事。

据公开信息,张健还在四川高银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银商贸”)担任监事一职。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信息,高银商贸是一家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实控人为唐小勇,成立于2005年3月10日。2021年2月5日,高银商贸监事由耿轩变更为张健,截至2021年11与22日并无关于张健的任职变更记录。

也就是说,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11月22日,张建仍在高银商贸担任监事一职,但招股书里却对此“只字不提”,通灵股份对张健的在外任职信披或未详尽,其涉嫌选择性披露。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未来资本市场的角逐中,通灵股份如何突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