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责险确实已经火起来了。”

  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王民感慨道。从上个周末开始,王民收到了媒体、保险经纪公司、保险人、再保人、券商、律师等关于董责险的咨询。

  康美药业案件一审判决后,A股市场掀起了“独董辞职”潮,同时董责险也成为上市公司争相学习的险种,据悉,已有险企收到上市公司关于购买董责险的咨询。

  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A股市场董责险的投保率会快速上升,乐观预计今年底投保率能到20%,同时费率也有上涨趋势。

  康美药业独董被判承担连带赔偿

  日前,我国证券市场首单特别代表人诉讼康美药业案一审判决。根据判决结果,康美药业应向5.2万名投资者赔偿投资损失24.5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诉讼中,康美药业5位独立董事被判承担5%-10%连带赔偿责任,也就是说每名独董承担的民事赔偿连带责任金额最少也过亿元。

  但据公开资料显示,康美药业五位独立董事领取的2016、2017、2018年津贴介于7-10.08万元之间,且大部分年度是7万元。这与一审判决所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额1.23亿-2.46亿相比,津贴与赔偿责任差距很大,引发高度关注。

  受此影响,A股市场出现独董扎堆辞职现象。自康美案11月12日一审宣判后,截至11月22日晚,已有22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独董辞职公告,而9月至10月的数量分别为31家和36家。

  康美案助推,这个险种火了!有险企收到多家上市公司投保咨询,这些行为不保

  图片来源:Wind

  独董大批辞职之际,董责险这一小众品种也引发关注热潮。

  康美案助推,这个险种火了!有险企收到多家上市公司投保咨询,这些行为不保

  来源:百度指数

  百度指数显示,近期关于董责险的搜索量明显提高。此外,据悉,已有险企已收到上市公司关于采购董责险的咨询,短短几个工作日数量已超50家。

  故意及恶意行为不在被保险范围内

  董责险是以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对公司及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一种职业责任保险。该保险主要目的是为了降低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履行职责时的不当行为可能引致的责任风险,减少民事赔偿责任给公司经营活动造成的压力,确保董事及高级职员的人才供给,同时也为投资者提供赔偿保障。

  该险种核心是公司职责履行者的“不当行为”,故意及恶意行为等均不在被保险的范围内,不当行为和故意行为应区别对待。

  中国证券报・中证金牛座记者获取的一份董责险合同显示,保险公司对任何故意违法行为引起的损失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不过,A股信披问题当中有很多不涉及实际的财务造假,同时,保险市场标准的董责险条款均有如实告知及不法行为“可分性”的设计。针对造假的相关主体绝不赔偿,但针对不知情且未参与者可持续按照保险合同获得相关保障。

  康美案助推,这个险种火了!有险企收到多家上市公司投保咨询,这些行为不保

  来源:某保险公司董责险合同

  《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上市公司可以建立必要的独立董事责任保险制度,以降低独立董事正常履行职责可能引致的风险”。不过,此项规定并不是一项强制性的规定。

  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投服中心公益律师朱振武建议:“要逐步完善独立董事责任保险制度。独立董事责任保险费用应由上市公司和独董本人共同分担,并由上市公司承担主要部分为宜,一方面可以促进独立董事积极履责,另一方面可以增强其责任感,实现权利与义务的对等。”

  董责险或迎投保热潮

  2020年以前,董责险还是一个非常小众的保险品种。随着资本市场不断发展,中国证券报・中证金牛座记者从业内获得的数据显示,自2020年的新《证券法》施行及瑞幸事件以来,已有大量上市公司公布其采购董责险的计划。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和2021年1-10月分别有逾170家和180家A股上市公司公告了其全新采购董责险的计划,截至2021年10月底,在全国4300家左右A股上市公司当中已有超过650家投保董责险,投保率为15.1%。

  中国证券报・中证金牛座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科创板公司、大型国企等上市公司购买较为积极。某科创板上市公司董秘告诉记者,“我们上市时就已经买了董监高责任险。”一国企董秘亦称,“我们早就投了,这几年价格差不多也是基本稳定。”

  “科创板投保率上升幅度非常快,据我了解目前科创板投保率已超50%,远远高于主板市场,这是科创板公司的行业风险相较而言更高的原因导致的。”王民认为。

  在王民看来,未来A股市场的投保率还会进一步上升,“因为康美药业事件的发生,我们乐观预计到年底A股董责险投保率应该能上升到20%,明年说不定30%,后年甚至到40%。”

  费率或有上涨趋势

  “尽管已有逾650家已投保的上市公司,但根据公开披露的公告信息,有过半的上市公司的最高保额在5000万人民币或以下,从康美药业案来看,目前的保障额度存在严重不足。针对已采购保险的上市公司,应适当地考虑加保;针对考虑首次投保的,则应在其可承担的对价中,选择与风险更匹配的赔偿限额。”平安产险高端产品中心总经理沈乐行说。

  对此,王民持有类似的观点,“由于诉讼的风险赔偿敞口在上升,我们大量的上市公司可能要加保、提高保额。但如果是在没有再保险支持的情况下,这对于保险行业承保能力是否充足也是一个挑战。”

  王民预计,康美药业案件宣判后,董责险费率将大幅上涨。“截至去年末,我国董责险的平均费率是千分之七,还是远远低于国外费率水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