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三季度以来,全球油价大幅上涨,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突破80美元每桶大关。能源价格上涨,原材料价格上涨,商品价格上涨……多国通胀高烧不退。

  在美国,全美10月汽油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了50%,感恩节前美国平均油价已达到每加仑3.42美元,是自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创下30年来最大涨幅,82%的美国人发现他们常买的商品“比以前更贵”,拜登支持率降至史上最低。

  当地时间11月23日,白宫发表声明称,美国将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5000万桶石油,作为与其他主要经济体联手为油价降温的举措之一。

  目前已经有包括印度、日本、韩国和英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宣布跟进。

  多国宣布释放战略石油储备

  拜登政府在官方声明中表示,美国将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出5000万桶原油。其中3200万桶石油释放将在未来几个月进行交易,国会已批准的18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销售则将加速进行。释放的战略石油储备将在2022年、2023年、2024年回补。

  声明还称,这次释放将与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英国等国同时进行。

  在美国宣布释放石油储备后,印度政府宣布,将释放5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与其他主要能源消费国协同行动。

  英国政府发言人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英国将允许私人持有的石油储备自愿释放,以响应美国号召。如果所有企业行动,将释放相当于150万桶石油,但不会影响英国石油储备,仍远远超过国际能源署要求的90天。

  韩国政府宣布,将与日本、印度等主要石油消费国一道参与美国提议的共同释放储备原油计划。

  韩联社报道称,韩方具体石油释放规模、时间和方式等将在日后公布,预计释放规模将与此前韩国和国际能源机构(IEA)之间的国际合作事例相持平。

  11月24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正式宣布释放日本国家石油储备,这是日本首次释放国家石油储备。日经新闻此前曾报道,日本将释放约420万桶储备石油。

  目前,中国还没有正式公布计划。

  OPEC+为何不加速增产

  近几个月来,拜登和美国政府官员一直呼吁OPEC+加速增产,但遭到拒绝,OPEC+坚持自8月以来每月逐步增产40万桶/日的计划。OPEC+部长们将在下周举行月度会议。

  美国《财富》杂志23日称,对拜登来说,协调释放石油储备成功将标志着美国的“外交胜利”。而路透社评论称,美国提出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而且请求主要石油消费国协调的举动“非同寻常”,反映了美国对OPEC及其产油国盟友的失望。

  面对美国等国的联合抛储行动,市场预计OPEC+产油国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阿拉比亚电视台称,美国释放石油储备的意图和举措,引起沙特等石油输出国的强烈不满。

  总部位于沙特首都利雅得的国际能源论坛秘书长约瑟夫22日强调,如果石油消费国释放石油储备或新冠肺炎疫情恶化,OPEC+可能会改变其增产计划。

  彭博石油策略师Julian Lee认为,OPEC+产油国集团将放弃至少两个月的增产计划。

  OPEC等主要产油国为什么不加速增产?

  国泰君安期货能源高级研究员黄柳楠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按照当前全球经济恢复的速度,OPEC+目前增产节奏是看到全球的原油供需将在明年4月或5月达到平衡,此后原油可能会逐步从紧缺转到过剩。“所以从这种情况来看,OPEC+为了稳定油价,增产相对保守有一定的道理”。

  事实上,国际能源署、OPEC和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最新展望均显示,从2022年开始,石油市场即将结束供不应求,转向进入健康的供应过剩状态。

  其次,黄柳楠认为,OPEC+是基于伊朗原油供应恢复节奏的不确定才选择保守的增产态度。“若美国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将有近200万桶的原油供应增量,这个体量是非常巨大的,可能随时促使油价暴跌”。

  第三,OPEC组织内部的不确定性正不断增加。“去年沙特与俄罗斯打价格战,这两个主要的原油供应大国在未来能否继续保持团结充满不确定性;今年7月包括阿联酋在内的多国对OPEC内部增产计划表示不满,凸显出OPEC组织内部裂痕,与此同时,今年穆尔班原油期货上市,阿联酋希望增加原油定价权,不会像过去一样在组织中唯沙特马首是瞻,为了寻求穆尔班原油期货的影响力,阿联酋在原油供应方面能否与OPEC保持同步很难讲;另外若伊朗恢复原油供应势必会侵占其他OPEC产油国的市场份额,这个份额如何分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会给OPEC内部带来潜在压力。”

  也有分析指出,即使OPEC+愿意应美国的要求增产,也没有多少额外的产能。由于疫情和环境问题给石油巨头带来压力,造成生产投资锐减,OPEC+在增产力度上已经不及预期。

  抛储能解决问题吗

  北京时间10月24日凌晨,拜登就经济和物价问题发表讲话。拜登表示,油价高企是世界各地面临的一个问题,石油生产国增加供应的速度不够快,因此将对汽油价格采取行动。“全球在石油储备方面的协调行动将有助于解决供应不足的问题,行动不会在一夜之间解决问题,但会产生影响。战略石油储备的释放将提供我们所需的原油供应,我们将度过这次汽油价格的高峰,希望比过去更快”。

  然而昨日,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并没有因多国抛储行动下跌,而是在短暂下跌后集体跳涨。WTI原油期货收盘转涨2.28%,报78.50美元/桶,处于最近三个交易日收盘最高位。日内曾跌超1%的布伦特原油期货收涨3.27%,报82.31美元/桶,创11月16日以来收盘新高。

  市场普遍认为美国释放规模杯水车薪,黄柳楠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个国家联合释放石油储备差不多6070万桶,折算成每天的供应是不到20万桶,这个水平本身是比较低的,站在当前的时间点上不够缓解全球原油供应紧缺的情况。但如果抛售行为是持续的,若把每天的供应增量从当前不到20万桶增加到40或50万桶,对油价的利空可能就会非常巨大。

  昨日,美国能源部长格兰霍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拜登的行动会导致油价下跌10%,而且总统还有其他手段来降低能源成本。

  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称,不排除会进一步释放战略石油储备。

  黄柳楠认为,拜登的目的不是为了缓解全球能源危机,而只是想解决美国自身的问题。所以美国除了释放战略石油储备,还可能有四种措施,第一增加生物成品油包括生物柴油的供应,第二打通加拿大原油运输到美国的渠道。

  “加拿大原油一直处于严重过剩状态。在特朗普时期两国建立的Keystone管道在拜登上台后被叫停,两地原油贸易活动在衰减,如果为了缓解美国原油供应偏紧的问题,两国也许会重新开启管道建设,或者通过其他渠道从加拿大购买原油。”

  第三,出台系列措施增加中小型美国页岩油企业的融资渠道,帮助他们提高产能。虽然这些中小企业的供应量很难统计,但是不可忽视的,可能会使明年美国原油供应量出现超预期增长。

  第四,美国可能会放松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此前由于对两国的制裁,使得每天数百万桶石油无法进入市场,如果拜登在未来放松对这两个国家的制裁措施,或将缓解能源偏紧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