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上海,实习记者 徐川)讯,进入11月以来,多部门调研座谈会以及相关报告传递出对于宏观经济形势的最新研判。

  今日,人民日报刊登刘鹤署名文章《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文章指出,高质量发展要更加注重从供给侧发力,通过优化经济结构提升经济稳定性。宏观经济是一个不可中断的连续进程,要始终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近期高层的频频表态,以及多部门传递出的信息显示,“稳经济”的信号明确。

  经济发展存压力 以“稳”应对信号明显

  今年以来,在疫情、严重洪涝灾害、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电力煤炭供应一度紧张等多重挑战之下,中国经济仍然实现了总体稳步恢复,完成今年的主要目标无虞。

  但近期召开的“国务院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以及“部分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经济形势座谈会”均指出,当前国内外形势依然复杂严峻,我国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要在高基数上继续保持平稳运行面临很多挑战。

  为了更好地应对上述问题,“稳经济”的必要性进一步上升。

  在具体的举措方面,上述座谈会提到,要强化“六稳”“六保”,特别是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落实好岁末年初筹划的跨周期调节举措,加强能源、电力保障,推进改革开放,推进工业化城镇化进程,继续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防范化解风险,推动经济在爬坡过坎中持续健康发展。同时,增强宏观政策的前瞻性针对性,推进改革开放,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和就业大局稳定。

  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指出,下一阶段更多的宏观政策布局将着眼于2022年的主要增长目标,推动经济爬坡过坎,保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近日央行发布的《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下一阶段的主要政策思路亦表述为:“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

  红塔证券宏观分析师孙永乐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仅从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内容来看,仍然延续了此前“稳信用”的表态。

  不过,由于上述报告较二季度相比,删去了“管好货币总闸门”的表述,被不少研究机构认为是货币政策可能“转向”的信号。尤其是叠加近期出现的新问题,市场对于经济政策向“宽松”转向的预期渐起。

  对此,安信证券宏观团队指出,近期央行在货币政策操作和表态层面的调整更多是边际微调,意在缓解经济下行压力,而非政策转折。

  东吴证券宏观团队亦表示,当前在政策转向“要素”上,尚缺乏顶层的政策定调。

  王一峰指出,在货币政策“跨周期”调控下,政策发力时点落在明年年初的可能性更大,这样可以更好的平滑宏观经济波动。

  中小微企业是“保市场主体”的“着力点”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近期多场座谈会一致认为,“宏观政策要继续围绕市场主体展开”,并且提出“通过更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顶住困难压力”、“要把保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作为政策着力点”。

  事实上,针对中小企业的政策扶持一直是经济工作的重点。

  国务院于近期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大对中小企业纾困帮扶力度的通知》,提出将从加大纾困资金支持力度、推进减税降费、灵活运用多种金融政策工具等方面,采取针对性措施加强经济运行调节,激活中小企业等市场主体活力。

  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不久前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指出,将用好新增的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引导地方法人银行增加信贷投放,将优惠利率传导至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运用好碳减排支持工具、2000亿元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推动中小微企业绿色低碳转型。

  邹澜进一步表示,后续将统筹做好两项工具到期后的政策支持和资金接续,同时重点关注延期贷款、信用贷款的质量情况,有效防控信贷风险。

  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亦指出,要以市场化方式促进金融机构将更多的金融资源配置到小微企业,增强小微企业信贷市场竞争性,推动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