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南京,记者 王俊仙)讯,新董事长选举遭三位董事反对,前任代理董事长、现任董秘能力受质疑,独董被控股股东提议罢免……ST光一(300356.SZ)董事之间的矛盾、董事与股东之间的矛盾一时间被搬上台面。与此同时,ST光一业绩持续亏损,控股股东占用公司资金事项目前仍未解决,且上市公司及实控人近日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董事会成员“对垒”

  ST光一董事会目前成员共7名,包括董事长、董事许晶,董事任昌兆,董事、董秘戴晓东,董事、副总裁王昊,独董周友梅、周卫东和麻艳鸿。

  但现在公司董事会成员似乎已经割裂为两个阵营。

  11月11日,ST光一董事会会议以4票赞成、3票反对,选举公司许晶担任董事长;11月16日,ST光一董事会以4票反对、3票赞成否决了控股股东江苏光一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光一投资”)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该股东大会本将审议罢免周卫东独董职务事宜。

  经财联社记者整理,对于选举董事长一事,许晶、任昌兆、独立董事周友梅和周卫东投赞成票,主要是因为许晶负责公司本体主营电力板块业务,履历背景与公司主营业务高度匹配,对公司整体情况较为熟悉,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及现有问题的逐步消化与解决。

  而反对方戴晓东、王昊和独董麻艳鸿则认为,许晶入职公司时间较短,对公司整体业务、历史情况均不熟悉,作为公司董事长时机不成熟,在这个时点更换董事长对公司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没有太大帮助。

  到了罢免周卫东独董职务议案上,上述阵营方成员并未发生改变,只是投票选择对调:许晶、任昌兆、独立董事周友梅和周卫东成为反对方,戴晓东、王昊和独董麻艳鸿投出赞成票。

  周卫东还提到,代理董事长戴晓东在任董秘期间,公司信息披露质量下降,多次被交易所关注问询,长期代理董事长职务不妥当。

  对于目前董事会内部分歧情况会否影响公司经营,财联社记者多次致电ST光一,但其公开电话无人接听。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对于公司日常事项,董事会成员过半数同意即可,但一些对外担保等重大事项需要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同意,如果董事之间,甚至董事和控股股东之间意见长期不和,一些表决无法通过,那么公司的一些决议就很难得到执行,最终会影响公司发展。

  控股股东和独董“互怼”

  事实上,ST光一第一大股东和独董之间的矛盾也显得尤为突出。

  根据ST光一今年6月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显示,周卫东、周友梅的独董职务均由“实控人龙昌明及其一致行动人推荐”。

  但如今提议罢免周卫东独董职务的也正是龙昌明一致行动人光一投资。

  公告显示,ST光一董事会于11月9日收到光一投资发来的函,光一投资认为周卫东除在上市公司领取独立董事津贴以外,还存在违规在上市公司报销费用14.3万元和长期占用公司车辆的行为,因此提请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周卫东职务,但最终未被董事会审议通过。

  但光一投资并未罢休,其向ST光一监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周卫东的议案,并最终经监事会审议通过将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周卫东本人对此事言辞较为激烈,其直斥“控股股东涉嫌滥用股权优势排除异己以掩盖其已发生或将可能继续发生的侵占上市公司与中小股东利益的行为。”

  周卫东进一步表示,控股股东在其本人的违法违规事实已被执法机关立案调查的阶段不思悔改,不积极采取措施归还占用公司巨额资金,反而要竭力赶走全部独立董事,对于不愿主动辞职的不惜采用捏造事实利用股权优势进行罢免的手段,其真实目的昭然若揭。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ST光一原独董刘向明在今年6月提出辞职,今年9月底对ST光一《关于索瑞电气未完成承诺业绩补偿义务人对公司进行业绩补偿的议案》投了反对票,他认为豁免其他补偿义务人的责任以及豁免相关补偿金额的依据不够充分。10月18日,ST光一选出新独董,刘向明的辞职生效。

  与此同时,ST光一独董周友梅也已提出辞职,而罢免独董周卫东的议案将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一时间,ST光一董事对垒局面会否发生新的变化值得关注。

  占款事项仍未解决

  对于ST光一来说,除了董事对垒外,第一大股东占款事项以及公司业务下滑也成为急需解决的问题。

  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光一投资占用ST光一资金2.49亿元。目前已归还金额4880万元,资金占用余额为2亿元左右。

  对于剩余占款,光一投资称将加快推进战略伙伴的引进,争取尽快解决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问题。且计划于2021年12月31日前将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全部解决完毕。但目前暂无具体计划,存在可能无法按期实现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实控人龙昌明持有ST光一3.1%股权,光一投资持有上市公司14.2%股权,目前均处于冻结状态,且截至11月23日,龙昌明及其一致行动人债务共计约4.2亿元,其已公开的资产情况未能覆盖债务本身,存在资不抵债的风险。

  ST光一科技自身经营方面,2017年-2020年营收逐年下滑,且2020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近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增收不增利,归母净利润仍亏损6103万元。

  除此之外,因ST光一涉嫌信披违法违规,龙昌明涉嫌指使公司从事信披违法违规行为,证监会决定对上市公司及龙昌明立案调查。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目前已有多位律师公开征集ST光一投资者进行索赔预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