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同时,拜登还提名现任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接替克拉里达担任美联储副主席。综合来看,鲍威尔连任并非意味着美联储或将转“鹰”,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存在较大变数,美联储维持低利率和货币宽松的格局可能还将在较长时间内存在。

  备受关注的下任美联储主席提名终于再度“花落”鲍威尔。当地时间11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提名鲍威尔连任美联储主席,这与之前市场预期一致。同时,拜登还提名现任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接替克拉里达担任美联储副主席。鲍威尔提名公布后,市场对此解读为美联储货币政策或将转“鹰”――美债收益率上行,美元指数大幅走高,美股则先冲高后回落。

  目前来看,鲍威尔连任提名获得国会参议院批准几无悬念,这意味着其将在明年2月开启第二个4年任期。细究之下,鲍威尔的第二任期同本届拜登政府大概存在3年的重叠期,即2022年2月至2025年1月。当前,美国通胀数据高企,美联储“通胀暂时论”受到多方质疑;美国身陷债务上限谈判困局,国内新冠疫情警报尚未解除;2022年中期选举在即,美国两党之争或将加剧,在此背景之下,鲍威尔身上的压力不轻。拜登为何会选择鲍威尔连任?鲍威尔的连任真的会一如市场预期那样推动美联储更趋“鹰派”吗?他与布雷纳德的组合意味着什么?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又将走向何方?

  鲍威尔获连任提名有多重考量

  鲍威尔当前的4年任期将于2022年2月5日正式结束。从历史来看,美国总统往往会在10月末或11月初公布下任美联储主席人选――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上任初期的2017年11月2日就宣布用鲍威尔来取代耶伦掌舵美联储。相对来说,今年拜登宣布下任美联储主席提名有些姗姗来迟,这也说明了拜登在选择鲍威尔连任方面存在多重考量。

  其一,鲍威尔连任有利于打压通胀预期。美国劳工部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0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非季调同比涨幅达到6.2%,这是31年来该数据首度破“6”。与此同时,美国10月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环比上涨0.6%,较上月提升0.4个百分点,同比上涨4.6%。CPI和核心CPI同比涨幅均创2000年以来新高。近几个月以来,美国通胀率居高不下,这不仅导致美国消费者对物价担忧加剧,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下滑至10年来最低点,更是让美联储一贯坚持的“通胀暂时论”备受质疑,美联储信誉受到打击。拜登在此时选择提名鲍威尔连任能提高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有助于达到控制通胀的目的。

  其二,鲍威尔连任有利于保持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连续性。在新冠疫情的突然暴发和疫情多次反复之下,美国经济经历了史上最严重衰退。早先的美国经济曾一度呈现出强力反弹的势头;但在供应链危机、能源危机、通胀走高等多重因素影响之下,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已经放缓:虽然美国失业率在下滑,但当前的美国经济仍旧有许多“隐藏在冰山之下的巨大暗礁”。对于美国经济来说,美联储主席是个至关重要的职位――美联储不仅肩负着保持低失业率和物价稳定的双重使命;对于美国金融市场来说,美联储的影响力巨大。因此,拜登此时选择鲍威尔,有利于提高美联储前后政策的连续性以及后续政策的可预见性。一般来说,政策连续性、可预见性的基石是人员配备的连续性,人员的连续性意味着在未来面对相似情势下所触发行为、反应的可预见性。另外,鲍威尔已经担任了4年的美联储主席,留任有助于美联储与市场沟通,有利于金融市场稳定。

  其三,鲍威尔的连任与美国现任财政部长、美联储前主席耶伦的支持密不可分。在就任期间,鲍威尔在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监督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比如薪酬保护计划等方面的工作可圈可点,没有出现重大失误。这也为他赢得了声誉和华尔街人士的支持。但另一方面,不少美国政客对鲍威尔在气候变化和金融监管方面也存在不满。在此背景下,耶伦的意见对于拜登来说显得至关重要。耶伦曾对鲍威尔表示了赞赏和支持。她认为鲍威尔的工作做得很不错,耶伦还强调经验和可信度是候选人的重要筛选标准,鲍威尔在应对疫情冲击时的反应令人钦佩。在鲍威尔获得连任提名后,耶伦也表示,对鲍威尔、布雷纳德的提名感到满意,将继续支持强有力的美联储。

  美联储未来政策仍存变数

  鲍威尔提名公布后,美股涨跌不一:道指涨0.05%报35619.25点,标普500指数跌0.32%报4682.94点,纳指跌1.26%报15854.76点。资产价格的走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的预期,在美国通胀“破6”的背景下,鲍威尔连任可能会导致美联储更趋“鹰派”,美联储不仅可能会加快缩减购债计划(Taper),还可能加大美联储明年两次加息的概率。

  综合来看,鲍威尔连任并非意味着美联储或将转“鹰”,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存在较大变数,美联储维持低利率和货币宽松的格局可能还将在较长时间内存在。其一,拜登表态提及支持美联储低利率。在宣布鲍威尔连任提名后,拜登当天发表声明说,今年以来,在鲍威尔和布雷纳德的努力下,美联储为促进美国就业市场复苏和经济重启所制定的政策帮助美国经济取得了显著进步,支撑美国经济度过了现代史上最严重的衰退,走上了复苏之路。拜登表示,美国经济不但要从新冠疫情中恢复,而且要比疫情前“更加强大”,相信美联储维持低利率、稳定物价和实现充分就业等方面的政策将有助于实现上述目标。

  其二,从鲍威尔个人政策倾向来看,其远称不上“鹰”派人士。事实上,从近几年的美联储掌舵人来看,美联储正在逐渐偏离早先包括格林斯潘时期的“鹰”派传统,而逐渐向“鸽”派倾斜。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耶伦都曾是“鸽”派人士。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2020年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鲍威尔做出了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框架的“鸽”派调整,即将原来2%的通胀目标制,转换为2%的平均通胀目标制,这意味着美联储可以“忍耐”更长一段高于2%的高通胀时期,进一步将市场预期的加息时点大幅延后。这种框架上的调整虽然短期上可以理解为,是为应对新冠疫情冲击的权宜之计,但同时也可以理解为针对中长期通缩压力的一种补偿机制。这也意味着无论在短期还是在中长期,美联储都变得比以往更加能够容忍高通胀。另外,2022年美国将迎来中期选举,这将迫使鲍威尔更加关注就业,因为更多的就业意味着更多的选票,这对于2022年民主党的中期选举尤为重要。

  其三,拜登选择布雷纳德担任鲍威尔的副手,这种组合会给美联储未来政策带来更多变数和看点。根据美联储的表决记录,自2018年鲍威尔任期开始以来,布雷纳德有23次在理事会决议上投下了反对票,还有4次弃权,反对次数远高于其他成员。鲍威尔主张放松银行监管,而布雷纳德给出的大部分反对票都是因为不同意放松2008年金融危机后实施的银行业监管规定。在货币政策方面,布雷纳德更加强调充分就业,对通胀容忍度更高。布雷纳德更加关注社会边缘群体的福利,主张在就业复苏取得更多包容性进展前不急于加息。分析人士表示,鲍威尔赞同适度放松金融监管,面对不断上升的通胀,其货币政策态度可能随时转“鹰”。布雷纳德则完全相反,更希望落实民主党人“严监管”的理念,在就业方面也希望更加包容。眼下美国通胀超标,布雷纳德默许美联储打压通胀,可能也是出于完成拜登任务的需要。一旦通胀稍有回落,比如CPI同比增速回落至5%或以下,布雷纳德很可能又会唱起“鸽”声。从这个角度看,美联储货币政策仍面临较大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