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四年的调整,信托业新旧发展动能的转换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对均衡的临界点,即新业务的增长规模已经可以兜住旧业务的压降规模,而且新业务的增速已经呈现出高于旧业务降速的趋势,最新数据也意味着信托业本轮调整或已见底,从而成为信托业新发展阶段的一个起始点,新发展格局方向已经日益明晰。在复杂多变经济金融环境及严监管政策下,信托资产规模余额止跌回升,说明信托行业转型成效逐步显现,信托业依然存在较强的发展韧性。

  一、行业发展态势企稳回升

  (一)信托规模止跌回升

  2021年4季度末,全行业信托资产规模余额20.55万亿元,比上年末20.49万亿元增加600亿元,同比增长0.29%,比3季度20.44万亿元增加1100亿元,环比增长0.52%。增幅虽然不大,却是信托业自2018年步入下行期以来的首年度止跌回升。

  (二)经营业绩企稳回升

  2021年底,全行业实现经营收入1207.98亿元,相比上年末1228.05亿元略降1.63%,相对平稳。事实上,自2018年调整以来,虽然信托资产规模降幅较大,但信托业经营收入一直保持了相对平稳态势,四年间有增有减但同比增减幅度均不大,分别为-4.20%、+5.22%、+2.33%、-1.63%。

  2021年底全行业实现利润总额601.67亿元,同比增长了3.17%,同时实现人均利润199.22万元,同比增长了1.43%,虽然增幅不大,但同样是2018年以来首年度实现正增长。

  (三)主业地位稳定提升

  2021年底,全行业实现信托业务收入868.74亿元,同比增长0.49%,相比2017年四年间总计增长了7.90%;信托业务收入占比为71.92%,同比提升了1.53个百分点,相比2017年四年间总计提升了4.30个百分点。稳中有升,信托主业地位相当稳固。

  (四)资本实力持续增强

  2018-2021年间,全行业资本实力持续增强,风险抵御能力不断提升。2021年底,全行业固有资产8752.96亿元,同比增长6.12%,相比2017年四年间总计增长了33.04%;所有者权益7033.19亿元,同比增长4.80%,相比2017年四年间总计增长了33.95%;实收资本3256.28亿元,同比增长3.81%,相比2017年四年间总计增长了34.69%;信托赔偿准备金346.28亿元,同比增长7.69%,相比2017年四年间更是增长了56.60%。

  2017-2021年信托业规模、业绩和资本变化一览表

信托业未来发展格局方向已经日益明晰

  数据来源: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公开数据整理

  二、新发展格局方向渐明

  经过四年艰难的业务调整和转型探索,时至今日,可以说信托业未来发展的迷雾逐渐驱散,新发展格局方向已经日益明晰。

  奠定信托业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来自三个方面

  一是信托的制度价值,它指明了信托业新发展格局的功能定位。我国《信托法》虽然颁布实施已20余年,但社会对于信托制度的价值认知是一个渐进过程。

  信托制度以其独特的法律构造在社会财富管理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创新价值,内含丰富而灵活的经济管理、金融服务和社会治理等功能。信托业作为践行信托制度、发挥信托价值的核心主体,在2008-2017年的高速发展阶段,立足于当时的市场环境和监管政策,主要发掘了信托制度的私募投行功能,满足社会经济发展对于融资的需求。

  如今市场和政策环境均已发生根本变化,未来信托的私募投行功能将逐渐淡化,信托的资产管理功能、财富管理功能和社会服务功能将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信托业新发展格局下的主导功能,而这些功能无一不是内生于信托的制度价值之内。

  二是信托的监管政策,它指明了信托业新发展格局的业务方向。

  契合信托业新发展格局下的功能定位,信托业监管“新政”也日渐明朗。本轮调整以来,监管部门通过监管会议、领导讲话、窗口指导等多种方式,指明了信托业转型方向。这些“新政”有效发挥了业务转型的引导作用,在此基础上,更加具有确定性的“新规”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之中。

  可以说,新发展格局下信托业务的发展方向渐明,监管框架已基本形成,监管细则也将陆续推出,规范和推动信托业新发展的监管基础正日益成型。

  三是信托的市场需求,它指明了新发展格局的良好前景。

  信托业新发展格局下的功能和业务并非是水中月、镜中花,而是有深厚的市场基础。我国已经步入中高收入阶段,社会财富的规模和增长在全球均是名列前茅,同时我国也正步入老龄化时代、大规模财富代际传承时代和共同富裕国策实施时代,由此催生了巨大的资产管理需求、综合化的财富管理需求以及公益慈善等社会服务需求,而这些需求的满足均离不开信托这一良好的管理工具和服务工具,毫无疑问,信托业新发展格局的前景可谓风光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