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多人傻”“干事业”“组团队”“活轻松”“赚大钱”……从期货日报记者长期跟踪一些从事金融行业特别是各类交易场所“代理维权”组织的情况看,这几乎是他们收“智商税”的“标配”了。存量经济时代,骗局和收割无处不在,在此唯一的劝诫就是:请看好你的钱袋子,因为骗子永远比你更努力!不做韭菜的最好应对措施,就是韭菜得提高自己的修养。收“智商税”,玩的是智商游戏套路,里面蕴含着诈骗、违法和灰色影子。让我们揭开“代理维权”的各种套路,看他们是如何收割“智商税”的。

  [1]包装套路,不断“进化”

  这些职业牟利“代理维权”组织和个人,一般是前几年在“金融投资”领域工作过特别是从事过“杀猪盘”的个人或机构转型而来。

  最初,这类人操作手法简单粗暴,瞄准的是非法外汇平台和没有政府批文的交易平台,故意在交易平台开A、B仓。户头盈利的收于囊中,拿亏损的户头“维权”,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上街堵路”,拉横幅喊口号,甚至诉诸暴力逼其就范。这些平台自知“身子骨不正”,往往拿钱息事宁人。不少人发现这种“维权”方式捞钱快,入行的越来越多,于是竞争激烈,由此倒逼金融“维权”者向拥有合法资质的证券公司、期货公司、上市公司、各类交易场所开进,直接“碰瓷”。

  这些人在不同的平台“维权”多了,被众平台、政府监管部门和行业组织识破,再喊“受骗”要钱难以得到支持。

  “直接下场子”这条路不好走了,他们便对自己的行为化妆、包装,“转型”注册公司,从事职业“代理维权”。

  2019年、2020年,国家先后出台文件,对金融职业维权、“金融碰瓷”行为说“不”。这些人意识到个人或公司进行“代理维权”难以获得支持,于是再趋之若鹜“转型升级”――与个别不法律师或明或暗进行“勾连”,把公司和个人包装成“法援维权”“法律援助”“××法援”“××法务”“征信修复”等,手操“法之正义”,换汤不换药,继续行龌龊之事。

  [2]引流套路,吃相难看

  入场“法援”“法务”金融“代理维权”的多了,自然又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于是,他们纷纷玩起“下三滥”的手段,亲自下场引流。其商业引流套路相互克隆,文章样式模板化,内容“八股文”化。

  引流套路之“圈粉”:不停组建QQ和微信维权群,在网络召唤投资亏损者“挽回被骗的血汗钱”等,达到引流目的。

  引流套路之“撰文”:一些有文化、有实力的“代理维权”公司或个人,会不屑克隆他人文章而搞“原创”文章。这些“原创”文章是典型的启、承、转、合式“八股文”。开头是深扒某某交易所(中心)骗局;接着是胡编乱造“相关信息披露”;紧随其后是“最终处理结果”,万变不离其宗的要点是,经过他们法助团队的帮助才把受损者的本金追了回来;最末一个桥段就是“防骗警告”。文章标题基本都是交易场所名称+“被骗、骗局”、“虚假宣传、真相曝光”、“被坑到血本无归”等关键词。在启、承、转、合段落后,总是“好心”留下引流的维权追损咨询方式,“希望你们也能及时止损”“挽回被骗的血汗钱”,以套出咨询者的个人信息为他们所用。

  绝大多数“代理维权”公司和个人采用的是“制作文章模板―人工干预细节文本―批量生产文章”模式。具体套路有三种:一种是针对同一家金融机构,修改标题,标题简单粗暴,以引起“同病相怜”者围观,复制粘贴内容多次发布;一种是仅修改金融机构名称和“代理维权”公司或个人名称,其他内容复制粘贴;一种是复制粘贴他人发布内容,仅修改联系方式,并赞扬“维权公司”协助成功索赔的案例。所有这些做法,都是以追求短时间引流亏损投资者委托其代理维权。

  [3]删帖套路,上下其手两头“叨菜”

  如果你认为“代理维权”只是为了收取代理费,那实在是低估他们的智商、高看他们的操守了。他们有上下其手两头“叨菜”经营之道,一方面收取代理费,一方面“守网待兔”,坐等删帖暴利。

  这些公司人员分工明确,人员分组有“前端”和“后端”。以这类公司在江西、湖北、湖南等中部地区发布的招聘广告为例,“前端”的“业务专员”月工资4000―5000元,“后端”的“法务专员”月工资在5000―8000元。

  一般而言,“前端”人员不需要什么高学历,其任务是:常充当“网络水军”,用大号小号在诸多贴吧、论坛等平台发布模板文章、评论,组建维权群,进行引流,让“难友”找到人多力量大的维权组织;通过非法购买或在网络搜索到“客户”信息,添加好友,在目标客户电脑上暗中安装木马软件,一旦发现对方“资金亏损”,便与受害人联系,承诺可“追回资金”,要对方签署“委托协议”;公司安排员工与个别行业内部人员串通,非法查询“客户”资金信息。然后,“前端”把重点客户信息转给“后端”。“后端”的“法务人员”负责说服客户签署授权委托书,由其公司负责追讨损失钱款,再以客户名义,以各种手段要挟相关企业,进而赚取“佣金”牟利。真到打官司要露馅时,才把业务转交跟他们有交情的律师出面办理。

  “前端”人员为引流所发的文章、帖子速度之快、数量之大,超乎圈外人的想象。

  发帖的潜规则是,商业网站向发帖者收取费用分为单条、月卡、年卡,不同网络平台针对发帖收费价格不同。例如,某信息网报价单条为1元,普通会员月卡200元/月(50篇/天),高级会员600元/月(150篇/天)。如“黑平台公布”“外汇吧”等,还开有诸多网页,仅一个针对外汇、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的网页贴吧,一天一个会员就有上千条的“维权”信息更新。范围覆盖证券、期货、贵金属、现货大宗、外汇的全方位内容,形成“造势+刷屏”的效果。

  企业如果不删帖,负面信息就会满天飞,影响企业的正常运营。而要清除负面信息,“中枪”的企业花的代价有多大?我们从公开的资料中可窥见一斑。

  “(2019)鄂10刑终141号”刑事裁定书显示:北京迪思公关、春鼎秋华(北京)公共关系咨询、北京环宇趋势科技、深圳市九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和吴秋敏、何伟夫妇,为安利公司删帖、屏蔽帖文1800余条,非法获得584万余元;九富北京分公司向步长公司收取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109万余元;春鼎秋华和环宇公司向辅仁药业集团和九富北京分公司收取非法删帖金额为139万余元。其中,吴何妇夫违法所得共计193万余元。

  “代理维权”者构陷、抹黑企业的文章、帖子是自己水军发的,自己知道密码,动动手就删除了,可以说是“零成本”,攫取暴利比贩毒都高且保险安全。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过:“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代理维权”上下其手,两头“叨菜”,众人趋之若鹜,不言自明。

  金融行业营商环境恶化,务必引以重视;对非法金融“代理维权”任其发展,贻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