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8日,中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报告(2019-2021)全文发布。在2019年至2021年这三年间,家族信托市场的蓬勃发展和行业的充分实践,为信托工具的运用提供了更大想象空间。

  可以看到,在超高净值人士运用信托工具日渐常态化且诉求多元化的同时,家族信托所拥有的财富定向传承、风险隔离等功能也逐渐为大众所理解和接受。

  有业内人士指出,信托为中国人接受并运用的历史中,被贴上了诸多标签――理财方式、金融产品、法律架构……而这些标签均不足以全面概括信托这一舶来品“本土化”之后的功能。

  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目前我国绝大多数信托公司的财富管理业务尚未成为机构的主要利润来源。

  “坚持普惠信托的可持续发展,必定需要通过市场化的行为,充分发挥信托产品的灵活性优势,提升标准化服务能力,降低服务综合成本,提高服务整体品质,让更多的人认识信托、信任信托、用好信托。”相关人士表示。

  发展呈现“三增一显”

  中国信登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家族信托存量规模已达3494.81亿元;2022年1月,家族信托规模新增128.99亿元,较上月增长33.54%,创近一年内新高。

  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刘铁峰表示,总结来说,我国家族信托发展呈现“三增一显”的特点。其中,“三增”是指家族信托存续规模增,存续产品个数增,开展家族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增。“一显”是指家族信托规模大、业务较为成熟的头部公司开始显现。

  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胡润表示:“十几年前,我的企业家朋友主要在谈论境外信托。最近两三年,境内信托的关注和需求开始增多。财富人群规模的扩张,对家族信托业会提出更多的需求。”

  此前,瑞银证券财富管理部主管高慧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业多年来,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十多年前很多客户对家族信托这个话题可能更多持观望态度,这种情况与国内外政策、法律、税收筹划空间、语言环境等方面的差异有关,但是经过多年发展和市场培育,宏观背景上看很现实地发生了一些变化。”高慧告诉记者,无论是境内还是境外,在财富、信息等方面都越来越透明。

  “对于国内信托公司来说,回归本源的最主要业务之一便是家族信托相关服务。从家族信托核心功能来看,主要有资产隔离、财富传承、隐私保护和税收筹划四个方面的功能。”高慧进一步指出。

  一项规划生活的“工具”

  业内人士指出,信托为中国人接受并运用的历史中,被贴上了诸多标签――理财方式、金融产品、法律架构……这些标签均不足以全面概括信托这一舶来品“本土化”之后的功能。

  记者了解到,相关报告定义信托为一项规划生活的“工具”,围绕财产保全、财富传承、资产增值、税务筹划等方面,从应用深度与广度两个维度,探讨更多的应用可能。

  建信信托财富管理总监、财富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徐进在报告中指出,客户的成熟度越来越高,提出了很多复杂多元的需求,这对信托公司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激励。设立的家族信托最初受托资产以资金为主,到后来推出股票(股权)家族信托、外籍受益人家族信托,都是因客户需求应运而生。相信未来,家族信托还会有更多需求。

  “当下是一个财富管理专业化的时代,也是信托工具运用意识觉醒的时代。”建信信托方面表示,信托公司应该更好地运用信托的服务功能,更精准地设计符合特定客户群体需求的解决方案型信托,满足广大家庭财产传承分配和资产管理的诉求,最终让信托制度惠及更多有需要的人群。

  此外,观察家族信托近10年的实践发展,企业家运用家族信托工具呈现常态化趋势,也提出了更加多元化的诉求;再看家庭信托的发展,信托工具服务大众已万事俱备,未来的美好生活,信托必定会担当更闪亮的角色,但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实现这一愿景,行业任重道远。

  财富管理风险控制

  伴随着我国富裕人群规模持续增长,风险控制能力不足成为家庭财富管理面临的最大挑战。报告研究发现,当前富裕家庭投资需求自我升级,家庭财富管理困境凸显。在希望获得投资回报的同时,缺乏风险管理能力的矛盾较为突出。

  报告指出,本次调研数据显示,38%的富裕人群认为自身的风险控制能力不足仍然是最大难点,较之2018年上升8个百分点。

  此外,富裕家庭财富管理困境还包括难以找到符合自己需求(收益预期)的金融产品,很难选择适合自己的专业资管机构。

  整体来看,“资产稳健增长”是富裕人群财富管理的主要目的(67%)。数据显示,富裕人群对于投资收益的期待值范围为5%-7%,可持续增值成为富裕家庭财富管理的核心目标。

  研究发现,富裕人群对于“定制投资”“风险隔离”和“定向传承”的综合需求较为明显。如何帮助这类家庭筹划家庭财富,满足其长期投资配置,是专业资管机构的使命。

  深耕2.0时代的核心

  建信信托认为,深耕家族信托 2.0 时代,信托普惠当是核心关键词。

  2021年度中国家族财富可持续发展报告定性调研结果显示,在贯彻实施普惠金融战略和监管引导信托业回归本源的政策背景下,信托制度应用领域正在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逐步拓展,信托工具服务更广大人群各方面的条件已具备。

  境内的信托公司在近10年实践家族信托的历程中,作为受托人既承担了信托财产管理、分配执行等事务管理职责,又承担了对信托财产的妥善投资管理义务。应该讲,信托公司所拥有的经营管理和处理财产功能是境内受托人的优势。

  近日,记者了解到,部分信托公司已经收到《关于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其核心内容是对信托业务做三分类:资产管理信托、资产服务信托、公益/慈善信托。

  资产服务信托方面,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指出,在本次征求意见稿中,首次明确了相关定义,主要是行政管理受托服务(最核心是资管产品的受托服务)、ABS财产权信托、家族信托、风险处置受托等。

  “其中在家族信托中,虽然保值增值仍然是其核心诉求之一,但也不再单纯是保值增值。”孙海波进一步指出,在服务信托项下特别强调不得开展信托贷款,也是应有之义。

  如何实现普惠发展

  现阶段富裕人群对于金融工具的认知局限于诸如银行存款、银行理财、股票、基金、商业保险等方面。调研数据显示,个人年收入和可投资金融资产越高,对信托工具的了解程度越高。

  调研同样发现,富裕人群普遍对于信托存在一定的认知误区,经常混淆资金信托和家族信托的概念,简单地认为信托工具只是一种投资理财产品,或者与保险属性接近。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些误解,究其原因,这与信托进入中国的背景和发展历程有关。有信托行业观察人士指出,与国外信托工具的广泛应用路径有所不同的是,国内是由超高净值人群最先接受家族信托的功能并逐步应用起来。而广大富裕家庭投资者首先接触的是资金信托。

  “我认为,未来每个人都需要三个账户:银行账户、线上支付账户和信托账户。其中,信托账户最主要完成他益化的场景支付。普惠家庭信托之所以发展空间广阔,根本原因在于大家都将用到信托工具的支付功能,去解决生活中的许多问题。”徐进表示。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高凌云表示,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解决和完善。比如,观念上的普及、法律与司法制度的完善、税收及登记等配套制度的设立、专业受托人的培育,以及增强民众对受托人的信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