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的巨额成本和无休止的价格战,是顺丰未来最大的不确定项。

  2021年,国内快递业务量完成1083亿件,同比增长30%,业务收入完成1.04万亿元,同比增长18%。在如今这样的大环境下,有行业既可以拥有超万亿规模,且增速又能保持在两位数,这不禁令人感叹。

  可非常尴尬的是,作为拥有13万条国内运输线,203条国际航班线路,无论是在运输、仓储还是用户体验,都已经位列国内第一、全球第四的顺丰,去年净利润竟差点腰斩。

  根据顺丰控股(行情002352,诊股)(002352.SZ,以下简称“顺丰”)2021年财报显示,全年营收2071.87亿元,同比增长34.55%;净利润42.69亿元,同比下降41.73%;扣非净利润下滑70.09%。 二级市场的反应早就“先人一步”,作为A股市场曾经的“明星股”,顺丰在2021年2月中旬市值一度突破5300亿元,而到2021年年末,股价几近腰斩。今年以来,其股价距离历史最高点已跌去三分之二。

  事实上,顺丰控股还在今年三月份抛出了20亿元的回购计划,用于提振市场情绪,但收效甚微。截至4月11日收盘,顺丰控股股价报收49.50元/股,总市值为2423亿元。

  好在最新发布的季度财报注入了一些好消息。一季度,顺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8.5亿元至10亿元,同比增长175%至188%,扭亏为盈。

  01

  利润下滑主因在运力成本

  近期除顺丰外,还有多家快递公司也披露了2021年度业绩公告。

  3月17日,中通快递(02057.HK)披露的业绩公告显示,2021年度预计实现营业收入304亿元,同比增长20.6%,归母净利为47亿元,同比增长8.7%;圆通速递(行情600233,诊股)(600233.SH)披露的2021年业绩快报显示,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451亿元,同比增加29.29%,归母净利21亿元,同比增加18.42亿元。

  很容易发现,顺丰的净利润连中通都比不过,这也意味着其业绩表现“怨不得行业,而是自身因素导致”。

  就自身来看,2021年顺丰营业总成本1815.48亿元,同比增长40.94%,高于营业收入增速34.55%――成本是顺丰利润率大幅下滑的主因。

  《每日财报》发现,成本结构中最大的两部分是人工和运力,人工占比46.04%,同比增长25.32%;运力成本占比39.03%,同比增长70.91%。可见,运力成本又是利润下滑的主项。

  不言而喻,于快递公司而言,运力成本基本来自于油费和过路费,这的确也吻合2021年油价涨势和恢复高速收费的相关基本面现实。

  今年一季度,顺丰之所以能够好转,在于其持续聚焦核心物流战略;主动调优产品结构,减少低毛利产品件量;坚持精益化成本管控,提高投入产出效率,以科技方式提升资源使用效率的管理;持续推进四网融通,加强场地、线路资源整合,及加强了春节期间跨业务板块的资源协同,另外还并表了嘉里物流的业绩。

  但依据今年运力成本表现和当下形势亦可预计,顺丰的压力仍然巨大。

  02

  艰难转型中

  那么,在同样的背景下,为什么其他快递公司利润可以保持增长,顺丰却不行?

  据了解,顺丰一直以来与“三通一达”最大区别的是直营模式,这也恰恰是京东在做的。从重资产的直营化模式、物流全生态服务能力,到物流品牌竞争力,京东物流与顺丰集团有较多相似处,而直营就意味着从揽件到最后配送的所有环节都要自己投入。

  在如今互联网和交通物流等基础设施的加持下,线上购物已经成为人们主要消费方式之一。而电商企业市场下沉,同时也带动快递物流服务行业市场下沉。顺丰控股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市场发展需求和蓝海红利的诱惑,也将下沉式发展作为挽救市场份额、提高企业利润的重要措施。

  于自身背景看,前两年作为顺丰最核心的速运部分,营收增速已明显下降,其亟须找到新的增长点,所以下沉不得不做。而考虑到下沉市场的成本问题,顺丰在2020年成立了以加盟模式运营的品牌,主要服务经济型、下沉电商市场。

  就去年财报细分业务来看,其三大板块盈利压力不小。其中,速运业务仍是顺丰主要的营收来源。2021年速运分部净利润38.32亿元,同比下滑54.89%,在速运分部不稳的情况下,顺丰还布局了快运及同城。

  就目前来看,快运分部2021年亏损5.82亿元,同比上年减亏35.88%,有好转迹象;同城分部的亏损比上年增加了18.81%至8.99亿元。

  同城分部业务其实就是即时配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价格相对较高但人力的成本更高。依旧是顺丰控股几大业务中净利率最低的板块,并拖累了顺丰控股的整体盈利情况。

  至此可见,顺丰在向“三通一达”的模式转型中,但尚不成型。而另一面,从直营模式到加盟模式转变,必然也要牺牲顺丰长期以来建立起来的品牌口碑。

  03

  进入整合重组阶段

  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20年快递与包裹服务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2.2,市场较为集中。而在2021年上半年,该指数为80.8,有下降但依旧可以看出较为集中。

  市场集中度高之余,行业增速也在放缓。据东莞证券研究指出,2017年起淘宝等电商平台逐渐进入成熟阶段,实物商品网上零售增速边际放缓,2021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同比增速仅12%,远低于2017年的28%。

  增量市场无法满足各大快递企业和新进入者,行业竞争则转向存量市场,这也就导致了各个快递公司都在加快资源整合。

  近两年来,快递行业玩家并购重组和资本运作频繁。2021年,国家层面整合成立了中国物流集团有限公司;极兔速递全资收购了百世集团的快递业务;顺丰成功收购嘉里物流51.5%的股份;京东物流将以89.76亿元收购德邦66.49%股份。

  2021年,顺丰并购了全球领先的物流企业嘉里物流后,供应链及国际业务增长,不含税营业收入达到392.0亿元,同比增长199.8%。

  业内认为,国内的快运市场已经进入整合、重组的阶段。并购有利于资源互补融合,扬长避短,但要想通过并购实现“1+1>;2”的效果,需要持续发挥资源聚合效应,给双方注入源源不断的信心和动力,才能找到一条企业做大做强的高效之路。

  总而言之,顺丰近年的关键困难在于,应对短期巨额成本和无休止的价格战,这也是其未来最大的不确定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