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沪指继续下挫,失守2900点。市场人士认为,A股的弱势更多是短期情绪冲击,而非系统性风险,中长期股指市场仍将向好。

  在新湖期货研究员霍柔安看来,从成交拥挤程度的结构特征来看,近期资金的流出主要来源于游资和散户,而估值和仓位显示机构端资金的调仓和减仓则处于尾声。人民币的快速贬值引起市场对于热钱快速流出的担忧,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受离岸人民币贬值的拖累,近一周离岸与在岸日度汇率差始终保持在正值区间,且呈现扩大趋势。另一方面则与近期国内经济、出口预期受到疫情影响明显弱化有关。4月25日央行宣布,自5月15日起,将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下调至8%,以减轻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压力,汇率迅速拉升,但4月疫情仍未出现明显好转,在出口大概率回落以及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仍有贬值压力,但中长期波动幅度整体可控。

  对此,宝城期货金融研究所所长程小勇表示,A股和期指大跌应该是国内外利空共振的结果,短期股市面临估值、流动性和盈利的三个方面利空冲击。国内方面,目前疫情对需求端的滞后冲击显现,很多中小企业面临更严峻的困难,大型企业开工率不能满负荷。政策层面,目前主要是侧重于提供流动性和扩大有效投资,例如央行降准以及财政部加大财政转移支出,加快专项债发行,国家发改委督促落实有效投资,围绕“十四五”规划102个项目加快落地,但是消费支持政策乏力。一方面居民消费受居民可支配收入下降影响;另一方面,在海外补库力度减弱的情况下,中国出口也面临较大的回落风险。

  从流动性层面来看,程小勇认为,美联储5月议息会议很大可能加息50个基点,并公布缩表方案,这会导致资金外流的压力。年初至今,陆股通净买入A股为-275.4亿元人民币。随着美联储加息力度越来越大,中美利差缩减甚至倒挂,资本外流的风险是不可忽视的。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贬值,说明境外资本流入在减少,甚至出现净流出。一旦外资流出,人民币融资利率继续下降阻力较大,考虑到企业盈利受订单下滑和原材料成本大涨冲击而持续回落,A股整体估值可能继续下行。

  近期股指走势整体偏弱,赚钱效应较差,市场情绪接近冰点。浙商期货股指研究员金辉认为,这很难从基本面角度进行评价,或是在多因素的作用下风险偏好极度承压导致的。

  后续来看,金辉表示,若市场出现超预期的政策进展,或将会对指数形成提振。前期商品价格持续上涨进一步压制了中下游企业的盈利空间。但是当前商品价格受到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以及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冲击之下,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若商品价格出现拐点,则会扭转市场对企业盈利前景的悲观预期。“趋势上,指数振荡为主,中枢仍有下行风险,但是预计振荡区间将会远大于中枢下行的位置。操作上建议单边策略暂时回避,基于大资金更偏好防守型策略的判定,买IH卖IC组合可继续持有。”

  对于当前的A股市场,霍柔安认为,情绪底的到来是迎来市场底的必要条件。想要市场的主体信心恢复,需要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科学防疫的背景下实现复产复工。随后继续推进稳增长相关政策,继续出台房地产调控、松绑等相关政策,实现房地产软着陆,降准降息,新老基建相关行业板块逆周期加码,增强企业投资信心,促进居民消费意愿,最终实现市场主体信心的恢复,迎来情绪底及市场底。当前估值低、防御性强且受益于稳增长预期的板块性价比相对较高。

  “对于A股不必过度悲观。”程小勇认为,未来的利多因素有三个方面:一是中国制造业升级,高技术产品投资增速较快,出口竞争力不断提升,中国有望向高端制造业迈进,低端产业向东南亚转移可能会带来阵痛,但不会削弱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二是国内疫情随着各地“动态清零”而会逐渐缓和,疫情带来短期的冲击会减弱。三是稳增长政策持续发力,4月25日国务院引发了《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或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消费下滑的势头。目前对国内经济影响较大的还是原材料价格高企,企业两头挤压的问题,未来政策应该侧重于保供稳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