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节过后,鸡蛋市场走出了一个多年来最为特殊的淡季。在低存栏、高成本的支撑下,叠加疫情频发引发的物流不畅与情绪性备货,蛋价一路反弹至今,明显背离了历年的季节性走势,表现显著偏强。通常而言,年后对应于鸡蛋需求的淡季,加之气温适合蛋鸡生产,鸡蛋价格除了在五一至端午前略有表现外,基本上会呈现一个底部弱势震荡的格局。历年均值显示,年内蛋价的两个低点一个在春节后的2月左右,另一个通常出现在梅雨季节的6月中下旬左右,且上半年蛋价明显低于下半年。

  鸡蛋:近月逼空进行时

  今年的特殊情况在于,一方面供应量显著偏少。本轮蛋鸡存栏的最低点大概率已经出现,在今年的1月份,卓创口径在产蛋鸡存栏为11.41亿只,环比去年12月减少0.8%,同比2021年减少4.8%,比2020年同期减少11.5%,2月存栏环比增加1%至11.53亿只,3月份存栏增加至11.58亿只。存栏在2020年达到顶峰,随之而来的低蛋价和连续亏损对产业的伤害是巨大的,2020年下半年存栏开始去化到一个偏低水平,但整个2021年由于前期大幅亏损导致的现金流损失以及养殖信心丧失,叠加新冠疫情下的需求疲弱以及全球饲料成本上升,导致补栏量显著偏低,产能并未重新回升而是继续去化到一个更低的水平,直到今年1月份开始存栏整体见底。综合来看,当前蛋鸡存栏依旧维持在一个正常偏低的水平,且在中短期内暂时看不到有大幅回升的可能。

  高成本是今年上半年的另一个特征,截止3月份的国内豆粕月均价接近5000元/吨,而去年3月仅有3400元/吨,玉米的情况也类似。低存栏背景下,上游养殖端要求利润的话语权更强,这就导致了上游成本极易向下游蛋价传导,而如果供应过剩,价格更多则由供需决定,例如生猪。另一方面,高成本导致高价格难以变现为高盈利,且养殖端对未来养殖利润的展望偏悲观,这就导致了补栏持续偏弱,高价格难以传导至高补栏,产能的恢复进程偏慢且遥遥无期。

  最后,新冠疫情下的物流阻碍和情绪性备货助推蛋价起飞,消费因素对蛋价正贡献。本轮受奥密克戎毒株影响,多地出现封路乃至封城现象,严重程度远超疫情发生以来的过去两年,由于鸡蛋的消费场景多集中在家庭或学校而非户外,因此情绪性、脉冲式得备货足以持续支撑蛋价走高。另外,经历了接近2年的上涨,下游对高蛋价已逐步适应,高价格对消费的抑制作用开始边际走弱。而同样是受疫情影响,部分产区由于鸡蛋运不出来导致库存被动积压,也在局部助推了蛋价走高。

  中短期内,我们认为上述影响现货市场的因素仍将延续,除了受正常的季节性波动影响外,蛋价或难以实质性的回落。长期看由于社会面的恢复正常,疫情影响终将式微,成本端饲料价格也将最终回落,或将一定程度刺激补栏从而缓解蛋价的上行压力,但这仍需要时间去酝酿和发酵,对可预见的现货价格和当前盘面价格暂时看不到有明显利空。因此,我们对未来几个月内蛋价走势依旧维持谨慎乐观的观点,潜在利空包括原料的大幅回落,以及疫情突然缓解等。

  期货市场则由于近几年的惯性思维,今年以来表现的过于谨慎,空头思维偏强,导致临近交割空头屡屡铩羽而归。由于近期现货的持续上行,且短期内看不到下行的苗头,部分持有五一节后跌价观点的空头陆续离场,05等近月合约走出小段的逼空行情,走法与此前2202-2204等合约如出一辙。由于蛋价持续偏离季节性,加之绝对位置的偏高,空头往往能依据以往的经验和叙事能力掌控远月,而临近交割则不得不向现货回归。考虑近期现货依旧难以走弱,且近月盘面仍存有较大贴水,短期内近月合约仍适合以偏多思路对待。对于远月的08、09等合约,一方面在偏低存栏年份,蛋价的旺季涨幅与当前旺季合约估值并无明显矛盾,另一方面尽管旺季合约给出一定升水,但考虑疫情影响以及消费的边际改善,该升水在今年基本面下依旧显得过于保守,侧面反映出空头依旧在掌控远月格局。09合约当前策略建议为逢低买入为主,短期关注4700-4750一带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