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4月29日消息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69关口,续刷2020年11月以来新低,日内跌逾300点。

  今日早间,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6177元,较上一交易日下调549个基点,贬值至2020年11月13日以来最低。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69关口 续刷2020年11月以来新低

  东吴证券(行情601555,诊股)证券分析师陶川在研究报告中指出,这一轮人民币汇率贬值不仅有国内的因素,也发生在新一轮亚洲货币战硝烟渐起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自2022年3月以来的这波贬值到目前只持续了一个多月,而其他主要亚洲经济体的汇率贬值都至少持续了一个季度,在贬值幅度上远超当前的人民币汇率。因此,在周边国家货币竞相贬值的背景下,由于篮子汇率的居高不下,人民币也需要适度释放贬值的压力。我们认为这些货币的汇率,尤其是未来日元和韩元汇率的走势,可以被视为未来人民币走势的一个风向标。

  在这一过程中,美元指数“坐收渔翁之利”,风险资产遭殃。一方面日元是美元指数中权重第二大的货币,日元贬值对美元指数有直接支撑;另一方面,亚洲是全球经济的引擎,贬值潮背后反映的增长困境是美元升值的重要基本面因素。周四(2022年4月28日)美元指数站上103,超过2020年疫情爆发期间的高点。

  从历史上看,美元指数强势下以原油为代表的商品资产表现最好,股市表现平平,尤其是在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同涨的情况下跌多涨少,而股市中美股的表现相对更好,非美经济体市场的动荡会使得资金流向美国;金价则将承受阶段性的下跌压力。

  政策存在“贬值释放经济压力”和控制输入性通胀的权衡,汇率贬值的节奏很重要。一方面释放国内经济和市场的压力,人民币需要贬值;另一方面,面对大宗商品居于高位,汇率快速贬值会加剧输入性通胀的不确定性,控制人民币贬值的节奏更符合当前的政策需求,央行在周一(2022年4月25日)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正体现了这一点:下调说明对汇率贬值过快的担忧,但是仅下调1个百分点,说明贬值的方向仍是政策可以容忍的。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其他控制输入性通胀的政策推出可能有助于提高央行对于贬值的容忍度。周四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自2022年5月1日至2023年3月31日对煤炭实施税率为零的进口暂定税率正是这方面的努力,这一定程度上会缓解央行政策权衡的难度――缓解输入性通胀压力、提高贬值容忍度。

  而基于以上的逻辑,我们认为政策对于人民币贬值的应对可能是动态的,贬值不能太快,但是也不能滞后于韩国、日本等亚洲主要经济体。

  至于人民币汇率贬值对A股的影响,我们认为在于速度而不在方向。历史上仅有人民币汇率快速贬值时,其与A股的负相关性才会显著提升,鉴于前期人民币贬值对A股的冲击已经显现,我们预计即便亚洲其他国家的货币战升级,但人民币在贬值的节奏上仍将是渐进可控的。

  央行此前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 涨幅已全部回吐

  面对不断贬值的人民币,25日晚间央行曾经出手维稳,为提升金融机构外汇资金运用能力,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5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9%下调至8%。但时至今日,再度突然杀跌,让之前的涨幅已经全部回吐。

  2022年4月25日,央行公告,为提升金融机构外汇资金运用能力,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5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9%下调至8%。

  此前均为人民币单边升值压力较强阶段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本次为央行首次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重要背景为近期人民币连续贬值,一是出口方面,今年外需趋于回落和东南亚对我国出口替代使得不利因素增多,叠加短期内疫情加剧国内供给和供应链扰动,导致出口和经常账户结售汇受到影响,进而使国内外币供给有收紧压力;二是外资流动方面,中美利差明显收敛,或导致部分外资流出,影响资本和金融账户结售汇差额,同样抑制国内外币供给。

  外汇管理局:未来人民币汇率还会呈现双向波动

  4月22日下午,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国新办举行的“2022年一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及时有效地释放了外部压力,市场预期保持稳定,外汇市场交易理性有序。当前境内主体外汇存款在7000亿美元以上,这也属于历史高位。企业通常会择机结汇,“逢高结汇、逢低购汇”的理性交易行为,可以有效平抑部分汇率调整,有助于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和外汇市场平稳运行。此外,从当前人民币对外汇远期和期权等衍生产品相关指标看,没有隐含明显的升值或贬值预期。

  王春英还表示,今年以来,截至4月21日,美元指数上涨4.2%,欧元、英镑、日元对美元贬值幅度都在4%-10%之间。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对美元汇率交易价略贬1.2%,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增强,总体表现稳健。

  对未来人民币汇率的看法,王春英认为还会呈现双向波动,并且会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中国经济韧性比较强,长期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改变,国际收支结构稳健,经常账户保持合理规模顺差,人民币资产还是具有长期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