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存压力下,一些农村金融机构把目光投向自带资源的员工。

  4月27日,一则来自内蒙古林西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林西农商行”)的招聘公告引发关注。与寻常招聘不同,该行此次招聘的5名入围人员属于“引进资源型人才”。根据林西农商行要求,此类“人才”需要在入围后的10日内在该行存入不低于1000万元存款才能进入下一环节。

  有业内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不少地方农村金融机构都采取过类似的招聘手段,主要目的是为了拉存款,甚至有银行为自带资源的员工大开方便之门,“其中有些人连从业资格证都没有”,存在一定合规风险。

  以招聘之名揽存?

  4月27日,林西农商行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关于资源型人才招聘入围情况的公告,要求入围的5位候选人在该行营业部营销开立存款账户,存入不低于1000万元存款,并开具存款证实书后才能进入体检环节。

至少存1000万,带资入行?这家银行招聘“资源型人才”,满足这些条件才可体检

  目前林西农商行微信公众号已删去前述公告内容,但以1000万元存款作为入职门槛这一不同寻常的招聘要求已引发市场关注。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查阅银行招聘公告发现,以“引进资源型人才”为名,要求应聘者在入职前完成上千万元存款任务的情况并不少见,这类公告的发布机构通常是村镇银行、农村合作社、农商行等农村金融机构。

  但资源型人才也不能简单理解为“关系户”,不少机构对此类员工的揽存考核要求较高。例如,某县农信社在今年3月发布的资源型人才引进公告中要求,应聘者需具有一定存款资源和较强营销能力,在报名截止日前,应聘者就要引进新增存款余额不低于1500万元,引进存款需为低成本存款,且不得是该县联社各营业网点的现有存款,方能进入资格审查;获聘后,此类员工还需要在一年内完成新增3000万元存款的指标,才能通过考核。

  据了解,通过资源型人才引进的员工往往有6个月到1年的考核期,考核期内属于劳动派遣人员,需要完成一定规模的揽存指标,通过考核期才能转入正式在编人员。

  一位地方监管人士表示,将存款作为招聘条件有失公正,也不利于银行发展。“以存款决定一个人能否参加银行工作,极易把不符合银行工作要求的人员招录进来从事银行业务,为银行合规经营埋下隐患。”他表示,“此举也会将优秀的人才拒之银行门外,不利于银行今后的健康发展。”

  存在合规风险

  “无论从合规角度看,还是从业务发展方面讲,以存款论英雄均是不妥的。”前述地方监管人士告诉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部分小银行为了存款放宽招聘条件,一些通过这类渠道招入银行的人员连从业资格证也没有,这种肯定存在合规问题。”

  其次,银保监会规定银行不得采用其他方面利益交换和远期利益输送等方式获取存款,央行也有不得使用其他不正当手段揽存的相关要求,尽管没有针对性的明文规定,但这类“带资进组”的招聘行为存在一定合规风险。

  具体而言,原银监会在2017年6月曾经下发过《关于进一步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吸收公款存款行为的通知》,其中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公款存款业务,不得通过安排公款存放主体相关负责人员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和其他直接利益相关人员就业、升职,或向上述人员发放奖酬等方式进行利益输送”。

  2018年6月,银保监会与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三条明确,商业银行应督促员工遵守行业行为规范,恪守职业道德操守,廉洁从业,严禁采取不正当竞争方式,甚至欺骗、行贿、其他方面利益交换和远期利益输送等方式获取存款。商业银行应充分尊重存款主体意愿和服务要求,按照公开、公平、公正原则与存款主体开展业务。

  “商业银行以存款一定数额决定入围人员能否就业,如果所拉的存款是对公存款,则属于不当利益输送;如果是个人存款,则属于未按照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与存款主体开展业务。”前述地方监管人士表示,“再者,因为存款多少决定一个人是否能够从事银行工作,也是对资源缺乏、缺少人际关系等就业人员的一种歧视。”

  中小银行揽存压力增大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这类“花式揽存”的背后,主要原因都是部分中小银行负债压力大,尤其在利率市场化、同业竞争、监管环境变化、加大不良风险处置等行业背景下,中小银行需要相对成本较低的存款,来以应对负债端的成本压力增大。

  2020年以来,村镇银行、农商行等地方性银行的揽存利器――互联网存款被监管禁止,异地揽存行为受到严格约束,加之整顿靠档计息等创新类存款产品和压降结构性存款等一系列措施,高息存款产品“哑火”。

  对于国有大行和客户基础好的银行而言,这些监管措施扫除了银行之间抢存款的内卷压力,但对于一些拉存款本就困难的中小银行来说,高息这一揽存手段受制、互联网这一流量渠道被禁后,揽存压力一时大增。

  彼时有民营银行告诉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该行已出现“缩表”情况,只能将拉存款指标向每一位员工分摊,员工多通过朋友圈、微信群进行揽存。也有不少中小银行对异地揽存渠道难以割舍,仍在暗地借道互联网平台导流或通过微信“口口相传”等形式,以高息诱导异地客户开户并存款。

  这类“擦边球”的行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一位接近金融监管人士指出,无论是面对越来越下沉的大行竞争,还是监管对跨区域业务的限制,留给地方性小银行的最优解还是要发挥自身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小银行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对本地客户、本地经济特色的了解程度较深,有本乡本土这种比较接近的情感联结,尤其是很多农商行,社员文化、居民之间的关系都比较紧密,感情也比较深厚,在这种情况下拓展业务,能够更好地了解客户需求。同时,小银行的决策链条相对较短,是有可能通过差异化产品来满足客户差异化需求的。”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