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审议《国家“十四五”期间人才发展规划》。会议要求,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扎实稳住经济。具体来看,会议对货币政策调控力度、扩大内需等做出部署;同时,对稳市场主体、稳外贸外资、切实保障改善民生等方面也提出要求。

  抓紧谋划增量政策工具

  在“扎实稳住经济”的统领下,会议首先明确了接下来货币政策的方向:用好各类货币政策工具,要抓紧谋划增量政策工具,加大相机调控力度,把握好目标导向下政策的提前量和冗余度。

  对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保险报》记者指出,今年我国货币政策的一大特点就是总量货币政策工具与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并重。总量工具方面,前期降准落地后向市场释放了一定流动性。考虑到会议提出“把握好目标导向下政策的提前量和冗余度”,接下来总量政策可考虑根据实体经济的实际需求,在调整时更积极一些。结构性工具方面,2020年以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越来越多,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起到了“精准直达”的作用。会议提出“抓紧谋划增量政策工具”,未来可能会在结构性工具领域进行进一步探索。

  曾刚提示,创新的同时也要坚持市场化原则,防止资金使用效率低下、出现资金滥用等问题。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分析认为,会议提出的“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增量政策工具”“加大相机调控力度”等表述,意味着二季度是宏观政策发力的关键阶段,而5月则是全年宏观经济能否稳住的关键月份。

  根据会议,着力扩大内需、提振消费也将是下一阶段的重点工作。对此,专家判断,相关领域的政策也将持续发力。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团队认为,中长期看,基建投资在供给和需求两侧将发挥更重要地位。后续决定基建投资反弹空间的关键,仍在于基建融资难题能否缓解。因此需重点关注基建投资回报,要算综合账。

  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判断,接下来的增量政策可能包括适度调高今年的目标财政赤字率,不排除从2.8%上调至3.0%甚至3.2%的可能;进一步加大退税减税和降费力度,大幅增加财政在民生保障、基建提速方面的投入。在民生保障方面,也不排除在全国范围内定向发放消费券的可能。“接下来,基建提速的确定性比较高。”王青说。

  多方稳住市场主体

  在稳增长、稳就业的过程中,企业等市场主体发挥着重要作用。本次会议也多次提到对企业的支持。

  在确保交通物流畅通方面,会议要求,确保重点产业链供应链、抗疫保供企业、关键基础设施正常运转。在稳住市场主体方面,会议提出,对受疫情严重冲击的行业、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实施一揽子纾困帮扶政策。在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方面,会议明确,积极回应外资企业来华营商便利等诉求,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

  今年,金融监管部门已围绕上述领域作出多项部署。

  为了全力保障货运物流运输畅通,银保监会于近期发布《关于金融支持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的通知》,鼓励银行保险机构按市场化原则优化审批流程,对承担疫情防控和应急运输任务较重的交通运输企业开辟绿色通道,提供灵活便捷服务。鼓励银行在综合考虑自身经营状况和客户还款能力基础上,降低实际贷款利率,适当减少收费。

  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也联合发布23条支持社会经济发展的金融举措,并明确提出,要用好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工具,按照地方法人金融机构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增量的1%提供激励资金,将原用于支持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的4000亿元再贷款额度继续滚动使用,促进金融资源向受疫情影响企业、行业、地区倾斜。

  2021年以来,我国推出一系列稳外资政策,包括进一步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持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等,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增强了对外资的吸引力。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3月,我国吸收外资同比实现两位数增长,实现“开门稳”;全国实际使用外资3798.7亿元,同比增长25.6%。

  在支持外贸企业方面,金融监管部门要求,优化外汇和跨境人民币业务办理,完善企业汇率风险管理服务,加大出口信用保险支持力度。

  曾刚表示,下一步,金融机构应围绕这些领域,结合已出台的货币政策工具及监管指引做进一步探索,拓展服务对象、服务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