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25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2022年一季度信息发布会,介绍钢铁行业运行情况。据中钢协统计,一季度,会员钢铁企业营业收入14993亿元,同比下降3.26%;实现利税829亿元,同比下降19.66%;利润总额553亿元,同比下降25.8%,环比呈逐月回升的趋势;平均销售利润率为3.69%,同比下降1.12个百分点。

  钢铁行业是典型的周期行业,其利润状况受经济周期波动、原料成本影响很大,。2021年前三季度,钢铁行业整体利润可观,四季度利润收缩,今年一季度略有回升,未来行业利润状况如何,是否会影响到偿债能力,行业信用风险如何?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

  01

  行业发展环境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2022年的经济环境定了调,2022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加大宏观政策跨周期调节力度,提高宏观调控的前瞻性针对性。预计货币政策及财政政策持续扩张,信用收缩风险下降,利率低位利于企业融资及经营。

  涉及到钢铁行业的政策,主要有产能方面,只减不增,重点区域产能置换按照1.5:1,并且鼓励企业兼并重组。产量方面,工信部发改委和生态环境部联合发布《促进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将征求意见稿中“钢铁行业力争到2025年率先实现碳排放达峰”改为“确保2030年前碳达峰”。预计钢铁行业限产力度将会降低,避免“运动式减碳”,钢铁行业有望保持稳定生产和发展。所以在政策、行业发展环境这一块,风险度较去年下降。

  02

  行业特性

  钢铁行业是典型的顺周期性行业,与宏观经济相关度较高,经济好的时候顺周期行业发展好,经济差的时候顺周期行业表现差,这个比较典型的就是在2013-2015年,经济增速换挡,行业产能过剩,亏损普遍。但是站在现在,经过这几年淘汰落后产能、去除地条钢,政策引导行业向提质创新的方向发展,国家通过行政手段对钢铁行业的调控越来越精准和高效。比如2021年,房地产的钢材消费下降,但钢铁的供应端,我们国家采取产量平控的政策,有效对冲了需求端的下滑,从而避免钢铁行业出现产能过剩,企业陷入亏损。所以有了政府的调控,钢铁行业的周期性相对弱化了一点。

  行业运行方面,我们主要从产量、价格、利润角度来观察,与十年前相比,钢材的价格变化更快,波动率变大,因此行业运行情况风险增加。预计2022年产量保持平稳增长,而成本端炉料铁矿石、焦炭等因其自身的供需因素,价格居高不下,造成钢铁成本高企,钢企利润受到挤压,2021年现货吨钢利润可以达到1000元,2022年的利润不太会像2021年前三季度那样好了。总体运行情况2022年或将呈现量增、价稳、利润薄的特点。

  03

  下游需求

  钢铁的下游消费中,房地产行业占到用钢量的50%左右,基建12%,汽车9%,机械19%,出口5-10%。因此重点观察房地产行业,去年开始执行的“三条红线”政策将长久地改变房地产市场。去年从融资端到销售端,给高负债地产企业带来巨大冲击,以往的高周转模式终结。由于2021年的严厉调控,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地产行业进入调整周期。2021年的数据显示,施工增长5.2%,竣工增长11.2%,销售增长1.9%,新开工下降11.4%,土地购置下降15.5%。可以看到新开工和土地购置下降非常明显,并且施工、竣工、销售这些正增长的指标增量主要在上半年,下半年数据逐月转差。调控效果显著,虽然目前政策有所缓和,但效果有限,因为销售端居民的购买热情和信心短期难以恢复,新开工在上半年难有改善,地产长周期向下,2022年地产用钢需求保持低位筑底过程,2023年以后情况或会好转。因此对于2022年的房地产行业风险度提高。

  04

  上游成本

  上游成本分为铁矿石、焦炭、废钢这三部分。铁矿石的风险度上升。去年铁矿石价格上半年持续冲高,下半年震荡回落。上半年进口铁矿石价格达到历史最高点230.59美元/吨。下半年随着钢铁产量下降带动铁矿石需求减少,铁矿石价格明显回落。我国钢厂所需铁矿石主要依赖进口,议价能力较低,少数国际矿商掌握定价权。2022年受疫情及自然灾害影响,国际主流矿商供给有限,有小幅增量,俄乌冲突冲击非主流铁矿供应。矿石需求端,我们看2021年上半年,全球粗钢产量(不包括中国)同比增长17%,其中欧盟的粗钢产量同比增长17%,美国增长14%,印度增长27%,我们中国是11.8%。从这个趋势看,全球除中国外的粗钢产量,也就是铁矿需求会继续呈现同比正增长,而中国的铁矿需求占全球的一半,只要我们国家保持平稳,那全球的铁矿需求仍然强劲。所以,全球需求有支撑的情况下,铁矿价格有望保持在中高位置,侵蚀钢厂利润。

  05

  财务数据

  2021年,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为60.22%,较2020年底下降0.11%。2016-2021年行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6.57%、64.09%、62.52%、61.91%、60.33%和60.22%,整体资产负债率呈下行趋势。盈利能力方面,根据中钢协数据,至2021年12月末,我国钢铁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达5433家,与上年相比增加258家。其中,钢铁行业亏损企业数量在2021年12月末达967个,比上年同期下降280家。此外,据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钢铁行业亏损企业亏损总额累计达198.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14.5亿元。发生亏损的企业数量减少,亏损的企业实现减亏。从亏损和利润方面看,2021年表现比较好。但是2022年,盈利能力就不一定那么好,2022年受成本居高不下的影响,利润受到挤压,盈利状况变差。

  06

  信用债

  存续信用债(包括短融、中票、企业债、公司债、定向工具、私募债)263只,债券余额3699.15亿元。当前共有存续发债主体35家,其中国企占多数。从企业属性来看,在近年来钢铁行业整合重组的大趋势下,钢企中国企比例显著提升,当前共有央企11家,地方国企18家,国企合计占比82.9%。从到期情况来看,当前钢铁信用债的剩余期限主要分布在1年以内及1至3年。从主体评级来看,35家发债主体中共有AAA级主体22家,占比62.9%。评级高的发债主体债券规模较高,当前AAA级主体的存量债券余额共计3499.28亿元,占比高达94.6%。

  利差方面,2021年钢铁行业信用利差以下行为主,信用利差中位数由年初的163.31bp下降至年末的83.3bp。其中AAA主体发行利差由162.85bp降至83.17bp。信用利差是用以向投资者补偿基础资产违约风险的、高于无风险利率的利差。它与行业景气度、行业盈利水平负相关,当前利差处于低位,表明违约风险较低。2021年没有新增出险案例。参考以往的出险案例,东北特钢、重庆钢铁(行情601005,诊股),主要原因都是大规模搬迁和资本开支加上企业自身经营效率低下,导致企业负债大幅上升,最终资金链断裂。因此要格外警惕企业未来的大规模资本开支计划。

  总体而言,宏观层面:经济工作稳字当头意味着宏观层面支持力度增加,风险降低。

  行业特性:产业链中话语权有待提升,利润受压,风险升高。

  下游需求:依照政策引导及监管方向,房地产风险升高,基建风险降低。

  上游成本:铁矿石、焦炭和废钢成本高企,较大压缩了钢企利润,风险升高。

  PS

  彩蛋:关于近期行情

  近期黑色系商品大跌,不少投资者跌蒙了在问为什么。想要知道为什么跌,我们看它为什么涨,往期专题《螺纹:2019成本支撑+2020宏观预期=2022?》中我们说到上涨是因为对未来的乐观预期和现货的成本支撑。4月以来上海疫情超出大家预期,同时还有零星外溢的阳性案例,受疫情影响,下游需求始终未能如期释放,成材即将进入淡季,房地产也未见起色,现实情况令前段时间乐观的预期打了个问号。原料端近期发改委明确将继续开展粗钢产量压减工作,对于原料端的上涨实际上是扣了个政策的顶:稳增长不等于增加原料消耗。随着铁矿和煤炭进口增加,原料供应端的压力正在慢慢缓解。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为什么在周一大跌。这就要说到宏观因素了,海外美联储鹰派加息,国内人民币极速贬值,股票大跌,对于经济前景悲观的情绪骤然增加,因此宏观导火索点燃了中观行业的矛盾之火,造就一波流畅下跌。往后看,在疫情控制下需求若有所恢复,才能使市场重拾上涨信心,否则价格可能持续疲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