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整个基金持有可转债市值跌至2548亿元,占全体基金净值的比例亦跌至1.02%,总持仓市值缩水2%。这也是时隔四年,可转债市场再度出现基金持仓市值缩水的现象。

  一季度,连续三年走强的中证转债指数下跌8.36%。一季度A股整体表现不佳。同时,受到美联储加息影响,债市亦回调较大。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从一月的2.67%大幅升至2.84%。受此影响,公募基金持有可转债情况出现上述变动。

  这也是2021年以来首度出现基金持有可转债市值和占比“双降”的态势。

  其中,可转债基金受到的冲击较为明显,不仅净值回撤,同时部分基金份额也出现一定的缩水。截至一季度末,可转债基金中共有3只基金的净值回撤超过了20%,表现最佳的华安可转债基金也回撤了4.17%。同时,多只可转债基金遭遇较大赎回,其中有一只基金赎回份额占比高达50%。

  受此影响,可转债基金整体降低了可转债持仓比例,仅有寥寥数家基金增持了可转债。

  虽然整体业绩不佳,但可转债基金仍在积极调仓。从披露的数据看,一季度可转债基金增加了对金融板块的配置,周期板块的配置比例也小幅增加,对科创板块减仓明显,消费板块的配置比例小幅下降。

  细分来看,金融板块中,银行转债最受宠。其中,兴业、苏银和南银等银行转债成为多家基金配置的头号品种。不少可转债基金还重仓了温氏和牧原转债,押注生猪养殖行业反转。此外,水利品种,如G三峡EB1和川投转债也是机构的重仓品种。

  “整体上,可转债型基金的转债组合防御性有所增强,同时也反映出博弈稳增长的逻辑。”兴业证券(行情601377,诊股)首席固收分析师左大勇在其最新报告中表示。

  还有机构选择了逆势增持。如汇添富可转债基金在一季度市场大跌背景下,并未选择一味防守,而是主动出击。该基金经理吴江宏表示,随着可转债估值快速去泡沫,一季度该基金组合逆向增持可转债。组合管理上,坚持自下而上挑选基本面相对优质且估值合理的可转债。股票投资则聚焦于具有长期竞争优势、业绩持续动力强的龙头公司,主要配置品牌消费品、新能源、高端制造等行业。

  从净值表现结果来看,一季度可转债基金净值表现较差。“虽然回撤幅度远低于同行,但我们仍深感愧疚。”东方可转债基金基金经理杨贵宾表示,随着国际形势进一步明朗、国内宽信用政策推进显效、疫情防控逐渐向好,可转债市场可能逐渐稳定,有望走出目前的低谷,回归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