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修远/作者 沐灵 映蔚/风控

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回溯历史,在2019年和2020年1-4月期间,北京汉仪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仪股份”)及其子公司,曾涉及自充值或下载刷量行为累计金额超400万元,并因此“吃”罚单。

另一方面,账号认证主体为汉仪股份的汉仪书法服务号、汉仪书法官方微博披露,汉仪书法推出了线上及线下研学班等,并获得相关收入。对此,招股书隐而未宣,且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汉仪股份经营范围中并无培训的相关内容。此外,汉仪股份被一名独立字体设计师曝光其对业内设计师“打压”的行为,而汉仪股份的重要字体供应商或对此却予以公开支持。值得关注的是,汉仪股份新版招股书将合作设计师“隐去”,是否意在凸显汉仪股份在优秀字体设计上的唯一性和独创性?

一、书法项目已产生收入招股书隐而未宣,培训业务在经营范围工商登记“未见踪影”

《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曾在《汉仪股份研发人员薪酬开启“比惨模式” 子公司财务数据现罗生门》指出,在汉仪股份3名监事中有2名系“90后”。其中一名“90后”监事张照晨,还兼任总经理助理,而张照晨或曾代表汉仪股份出席首届文旅融合政企高管研习会。

而关于监事张照晨的“故事”仍在继续。

需先指出的是,据招股书,汉仪股份监事张照晨,出生于1993年1月,2014年7月至今历任汉仪股份字体设计师、总经理助理、汉仪书法项目组负责人、监事;目前担任汉仪股份监事、总经理助理、汉仪书法项目组负责人。

而汉仪股份在招股书中披露关于“汉仪书法”的信息,一为张照晨担任汉仪书法项目组负责人;二为汉仪股份核心技术人员冷怀晶负责汉仪书法平台等项目的研发管理工作;三为汉仪钢笔书法习字帖软件[简称:汉仪书法练习帖]V1.0;四为汉仪书法学生端软件1.0.0.0;五为汉仪书法老师端软件1.0.0.0;六为汉仪书法后台管理系统1.0.0.0。

而经《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研究发现,报告期内,汉仪书法或已经为汉仪股份创收超15万元,而该部分收入并未在招股书中体现。

据微博平台,微博蓝V认证的用户“汉仪书法”,其认证主体是汉仪书法官方微博。

2019年10月29日,汉仪书法发布了第一条微博,内容为汉仪书法上线,汉仪书法是由汉仪字库推出的致力于书法教育的在线学习平台。主要内容包括一对一书法线上互动教学、书法云课堂、名家访谈、线下书法沙龙等多种学习模式。

可见,汉仪书法是由汉仪字库推出的书法教育在线学习平台。

据招股书,汉仪股份以“汉仪字库”为核心品牌。

且通过扫描汉仪书法官方微博提供的二维码,能够获取汉仪书法服务号。该服务号简介为“书法在线一对一学习平台”;账号主体为汉仪股份并已获得企业认证;名称记录为2019年10月9日注册“汉仪书法服务号”。

同时,汉仪书法服务号显示,张照晨是汉仪书法的创始人、主讲人。

不仅如此,通过张照晨的个人微博平台可知,其黄V认证为书法博主。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18日,其粉丝数为10.3万人,视频累计播放量为8.8万次。

换言之,张照晨不仅是汉仪书法的创始人,其或还通过书法在微博上获得了一定的关注度。

在此基础上,汉仪书法或在张照晨的主导下,开设了线上及线下的书法培训课程,并且已经产生了收益。

据汉仪书法官方微博平台,2020年5月31日,汉仪书法线上研学班开课。开班仪式为2020年5月31日晚20:00。

2020年8月18日,汉仪书法官方微博平台显示,汉仪书法线下研学班开始报名。通过具体课程信息可知,该线下研学班授课周期为12个月,每两周周六集中上一次课,授课时间为9:00-18:00,晚自习时间为19:00-21:00。

该线下研学班授的课程服务包括:免费提供课程期间练习使用毛边纸;助教老师全程辅导服务,全程微信群交流服务;赠送汉仪书法线上课程,根据掌握内容及具体安排,线上线下结合授课辅导;报名即送汉仪书法定制文房四宝礼盒等。

同时,张照晨个人微博平台显示,汉仪书法线下研学班涵盖篆、隶、楷、行、草五大字体,体系性掌握五大书体之间的区别与联系。线下研学班不仅可以学习书法知识,还能与名家面对面交流学习,快速提高书法水平。报名每个课时不到300元,还赠送价值3,980元的线上研学班。

此后到了2020年12月28日,张照晨个人微博平台显示,汉仪书法线下研学班第二次课程结束,并配有的现场教学图片,线下研学班或有学员超过5名。

也即是说,从2020年8月份开始报名,到2020年年末,汉仪书法线下研学班已经成功招生并正式开课且至少已经上了两次课,按照300元每次的课程价格以及至少5名的学员数量,截至2020年12月31日,该线下研学班或已获得收益超3,000元。

事实上,不只是线下研学班,汉仪书法的线上研学班或也已开始授课并取得收益。

据汉仪书法服务号,汉仪书法线上研学班由梁文斌、梅跃辉、巩海涛共同执教,上课时间为每周日晚20:00,时长90分钟,课程周期6个月,共计24次课程。预计开课时间为2020年5月中下旬。同时课程服务内容显示,线上研学班采取小班授课,完成结课作业颁发由汉仪书法认证的结业证书。

结合前述张照晨个人微博平台可知,2020年5月31日线上研学班正式开课,课程周期6个月,也即是说截至2020年年末,该线上研学班或已结课。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点击上述课程介绍下方的“立即订阅”按钮,即可跳转至购买课程。

而该课程介绍显示,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20日,汉仪书法线上研学班已更新四期,课程售价为3,980元,现已有39人订阅。则按照每人3,980人的报名费用计算,汉仪书法或已通过此线上研学班取得155,220元的收入。

可见,2020年12月31日之前,汉仪书法的线上研学班已经结课并取得15.52万元的收入。而汉仪股份招股书报告期为2019-2021年。即报告期内,汉仪股份或已经取得上述收入。

需要指出的是,汉仪书法服务号显示,汉仪书法除了线上及线下书法培训课程以外,还出售线上录播课程,以及各类与书法学习相关的产品。且上述商品也已经取得收益。

由此可见,截至2020年12月31日,汉仪股份已经通过汉仪书法线上及线下研学班,以及各类直播、录播课程、书法产品取得收入。

但是汉仪股份在招股书中,或并未对上述书法研学班获得收益的相关事项进行披露。

据招股书,截至签署日2022年3月29日,汉仪股份主营业务收入按业务类别划分,分别为字库软件授权业务、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字库类技术服务、视觉设计服务、IP产品化业务,无其他业务收入。同时对比汉仪股份营业收入和主营业务收入的金额可知,汉仪股份营业收入均为主营业务收入。

同时,通过招股书对字库软件授权业务、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字库类技术服务、视觉设计服务、IP产业化业务的介绍可知,上述业务中均不包括汉仪书法的培训课程收入。其中,汉仪股份的IP产品化业务主要销售与IP衍生品组合的Wacom手绘板、Cherry机械键盘套装、汉仪股份自行设计的IP衍生品,以及汉仪股份采购的IP玩具公仔等。

而汉仪股份对于上述书法培训隐而不宣背后,其是否具备书法培训资质存疑待解。

据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毛戈平”)签署日为2017年9月10日的招股说明书,毛戈平主要从事化妆品销售业务及化妆培训业务。职业教育可以分为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非学历教育可以分为面向企业的职业培训和面向个人的职业培训,而面向个人的非学历教育,又包括以通过职业资格认证为目的和以提高技能为目的。

而在面向个人的非学历教育中,个人技能培训是为提高自身某一方面的技能、增加求职竞争力而参加的培训,包括汽修培训、厨艺培训、化妆技能培训等。

可见,书法培训或同样属于职业教育培训中的面向个人的非学历教育中的以提高技能为目的的培训。

值得注意的是,以公司形式经营培训业务,需办理相应经营范围的工商登记。

毛戈平招股书显示,职业技能培训历来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严格监管。开办培训机构需要取得多个部门的认可,包括对培训场地、培训内容、师资队伍、消防安全等多方面的考核。以公司形式经营培训业务,需根据当地政策法规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相应经营范围的工商登记。

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汉仪股份经营范围中并无培训的相关内容。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20日,汉仪书法的经营主体汉仪股份的经营范围为提供技术服务、技术咨询;货物进出口、代理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产品设计;工艺美术设计;销售自产产品、文化用品、工艺美术品、电子产品、针纺织品、服装鞋帽、玩具、日用品、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通讯设备、五金交电(不在实体店铺经营)、机械设备;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会议服务;承办展览展示活动,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开发数字化印刷字库和图文处理新技术产品及其配套的软、硬件设备(不含电脑主机及外部设备的制造);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

通过市场监督管理局披露的经营范围可知,汉仪股份的经营范围中并无书法教育培训,也并无工商登记的变更信息。

对此,汉仪股份是否获得书法培训的相关资质?尚未可知。

在此情况下,上述账号认证主体为汉仪股份的汉仪书法服务号、汉仪书法官方微博披露,汉仪书法推出了线上及线下研学班等,并获得相关收入。这或意味着,汉仪股份通过汉仪书法进行线上及线下的书法技能培训。该行为是否合规?且截至2020年年末,汉仪书法开办的线上研学班或已取得逾15万元的收入,而汉仪股份或并未在招股书中披露汉仪书法取得的收入情况,又是否与其或未获得书法培训的相关资质有关?同时,张照晨作为汉仪股份的监事,“投身”于汉仪书法的运营管理工作中,是否具备合理性?均不得而知。

二、重要字体供应商或公开“唱反调”,招股书更新后将合作设计师“除名”

另一面,汉仪股份被业内一名字体设计师投诉其存在打压行为,且汉仪股份一名重要字体供应商对该曝光内容或公开予以支持。

据微博平台,黄V认证的微博用户“刘兵克”,其认证信息显示为字体设计师,公司为山东字体江湖广告设计有限公司。2019年11月29日,该用户发布了一条《写给汉仪字库某高管,是我的字抄袭,还是你想搞垄断?》的微博,称其工作室所做的字库,9,000多个汉字,刚发布就被汉仪股份举报抄袭。

紧接着,用户“刘兵克”于2019年11月30日发布内容,“刘兵克”认为两者字体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灵活多变的字型结构,但是节奏感并非汉仪股份的独创。同时“刘兵克”还附上了两种字体从各个层面对比的示意图。

按照微博用户“刘兵克”前后两条微博内容,汉仪股份存在“打压业内设计师”、“随便给别人扣上抄袭的帽子”等情形。

截至查询日2022年4月21日,“刘兵克”上述两条微博共计得到175次转发、623条评论、1,729次点赞。而多数评论表达了对“刘兵克”的支持。

值得关注的是,在“刘兵克”微博评论中,有一个名为“胡晓波设计”的黄V用户表达了对刘兵克的支持,其认证为“美心品牌设计创办人”。

该用户评论表示,字体的区分是用结构来区分的,两套字体结构区分不比那些黑体宋体大?创意抄袭方面,这个结构并非这套字是先例,有同类型结构的字库也不少,那么再涉及笔画处理,两者区分也很大。

可见,该用户对刘兵克表达了支持。

而事实上,该用户背后系字体设计师胡晓波,而该胡晓波,正是汉仪股份的重要字体供应商。

据招股书,奉新县字游空间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字游空间”)的法人、实控人为胡晓波,汉仪股份与胡晓波自2014年开始进行合作。2017年胡晓波通过字游空间这一主体与汉仪股份进行合作,主要合作项目为汉仪晓波敦黑体、汉仪晓波画报黑体等。

不仅如此,包括字游空间、胡晓波在内的多家字体供应商,同时还是汉仪股份的同行业公司。

据招股书,2019-2021年,字游空间均为汉仪股份字库软件授权业务按作者/IP分成的第五大供应商,著作权名称为汉仪晓波折纸体、汉仪晓波美妍体、汉仪晓波画报黑等,分成金额分别为20.41万元、27.7万元、29.28万元。

同时,招股书显示,在汉仪股份拥有的16,677项美术作品著作权中,有15项的名称中带有“晓波”,或系由胡晓波设计。该15项美术作品著作权分别为“汉仪晓波折纸体(简)”、“汉仪晓波美妍体”、“汉仪晓波敦黑”、“汉仪晓波钢古”、“汉仪晓波画报黑”、“汉仪晓波舒黑”、“汉仪晓波花月圆”、“汉仪晓波御黑”、“汉仪晓波熊猫体”、“汉仪晓波黑骑士”、“汉仪晓波梦想家”、“汉仪晓波花月圆”、“汉仪晓波暖宋”、“汉仪晓波暖宋”、“汉仪晓波梦想家”。

对应作品证书号分别为国作登字-2015-F-00161476、国作登字-2017-F-00366266、国作登字-2018-F-00526303、国作登字-2018-F-00526305、国作登字-2018-F-00526306、国作登字-2018-F-00526304、国作登字-2019-F-00736888、国作登字-2020-F-00839184、国作登字-2020-F-00839185、国作登字-2020-F-00839177、国作登字-2020-F-A0010677、国作登字-2020-F-A0025411、国作登字-2020-F-A0025415、国作登字-2020-F-01092807、国作登字-2020-F-01092824。

则胡晓波及其控制的字游空间对汉仪股份重要性“可见一斑”。

而该胡晓波,与微博认证用户“胡晓波设计”中的胡晓波,或为同一人。

“胡晓波设计”的微博简介中,汉仪股份官方微博“汉仪字库”也关注了“胡晓波设计”,并且“胡晓波设计”微博账号的地址为江西省。

据招股书,胡晓波控制的字游空间的企业地址为江西省宜春市奉新县滨河东路九天丽景。

上述情形或意味着,“胡晓波设计”的黄V认证账号中的胡晓波,与汉仪股份的字体供应商胡晓波,为同一人。

而作为汉仪股份重要字体供应商及“同行”的胡晓波,却公开支持“刘兵克”,令人唏嘘。

值得一提的是,汉仪股份多数字体系外购,自研字库与外购字库的平均比例为1:2.11。

据签署时间为2021年11月1日的《关于北京汉仪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回复”),2017-2020年各年末,汉仪股份自研字体数量分别为127款、143款、156款、181款。同期,汉仪股份外购字体数量分别为147款、191款、242款、351款。

2017-2020年各年末,汉仪股份自研字体对应字库数量分别为241套、286套、320套、370套。同期,汉仪股份外购字体对应字库数量分别为421套、545套、688套、983套。

根据以上数据,2017-2020年,汉仪股份各期末自研字库与外购字库的平均比例为1:2.11。

且本次募投项目,汉仪股份计划投产字体500款,其中自研117款,对外采购383款。

值得关注的是,汉仪股份在招股书中,对于部分字体的合作设计师进行了“删除”。

据2020年12月22日签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2020年招股书”),汉仪股份表示“2017年,公司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陈楠教授合作开发汉仪陈体甲骨文,通过格律化的设计方式,提出‘字文化’概念,以字库为载体,开创性的实现了用当代化的工具和概念,活化经典传统文化,使得只存在学术研究领域的甲骨文再次走进当代年轻人的视野。”。

然而在招股书中,汉仪股份表示“2017年,公司发布的汉仪陈体甲骨文,开创性的实现了用当代化的工具和概念,活化经典传统文化,使得只存在于学术研究领域的甲骨文再次走进当代年轻人的视野”。

2020年招股书显示,“同年和麦利博文广告公司合作推出的汉仪阿尔茨海默病体,尝试以字体的表现形式,建立与用户之间的对话关系,唤起了用户对于阿尔茨海默病的共鸣,拿下了包括戛纳银狮奖等国内外大奖。”。

而到了招股书中变成了“同年推出的汉仪阿尔茨海默病体,尝试以字体的表现形式唤起用户对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共鸣,拿下了包括戛纳银狮奖等国内外大奖”。

2020年招股书显示,“2019年,汉仪字库持续深化对文字和社会、生活关系的理解,和著名设计师吴勇教授合作,正式发布了中国首款城市字体―汉仪松阳体”。

而招股书则披露为“2019年,公司发布了国内首款城市字体―汉仪松阳体”。

同时,在招股书中检索“陈楠”、“吴勇”等字体设计师,均“查无此人”。

对比可知,相较2020年招股书,招股书中存在将对字体合作方的表述内容进行删减的情形。

那么,汉仪股份在招股书中将部分字体的主创设计师或合作方“隐去”,此举是否为凸显汉仪股份在优秀字体设计上的唯一性和独创性?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之嫌?均要打个“问号”。另一方面,独立字体设计师“刘兵克”曝光汉仪股份对其进行打压,而汉仪股份的字体供应商胡晓波对此予以公开支持,也令人唏嘘。

至此,汉仪股份这一卷“笔墨丹青”,真实价值几何?又能得多少投资者的垂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