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国网财经记者走访多家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北京地区一线网点了解到,近日,多家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及大额存单产品利率迎来下调,降幅普遍在10基点左右;另外,大多银行大额存单产品目前销售紧俏,额度较为紧张。

  专家表示,此轮大额存单和定期存款利率下降,受政策引导、当前经济环境及近期金融市场波动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从长期来看,存款利率下行是必然的趋势,意在调降银行负债成本,以加大银行机构对实体经济让利支持。

  多家银行下调定期存款利率与大额存单利率

  中国网财经记者走访获悉,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及大额存单产品利率调降幅度基本保持一致。6家国有大行2年期、3年期及以上定期存款利率及大额存单利率目前均已下调10个基点,1年期及以下的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尚未发生变动。以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为例,该行目前2年期、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分别为2.5%、3.15%;2年期、3年期20万元起存的大额存单利率分别为2.6%、3.25%,均调降0.1个百分点。

  股份制银行方面,在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多家股份制银行近期也已调降部分存款产品利率,降幅各家间有所不同。

  其中,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20万元起存的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已“跌破”3%,为2.9%,与该行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相同;就在今年初,该行20万元起存的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为3.55%。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北京地区某网点客户经理告诉记者,该行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已较此前下调10个基点至3.4%;3年期普通定期存款利率亦下调10个基点至3.4%。同时,记者从浦发银行(行情600000,诊股)北京地区某网点客户经理处获悉,该行20万元起存的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已调降10个基点至3.45%。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利率有所下调,但多家银行大额存单产品销售依然十分火爆。在记者走访的多家网点中,大部分客户经理均向记者表示,大额存单产品目前额度极为紧张。工商银行北京地区某网点客户经理告诉记者,20万元起存的3年期大额存单产品目前已经售罄,后续“新额度下来需要抢购”。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北京地区某网点客户经理也对记者表示,该行3年期利率3.45%的大额存单已经卖完。“五一后利率可能会到3.43%,但也需要定好闹钟抢购。”该客户经理向记者说道。

  多家银行客户经理均向记者表示,近期理财市场波动明显,股市、债市回调,加之受疫情影响,不少客户偏向稳健收益,因而回报稳定的大额存单产品受到热捧。同时,在采访中,部分银行客户经理告诉记者,未来存款利率可能“会进一步下行,如果需要购买大额存单产品,需要尽快。”

  对于近期多家银行大额存单和定期存款利率下降的原因,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受多方面因素作用。总的来看,我国存款利率受存款市场供需关系、监管政策指导等因素共同影响。首先,目前流动性处于合理充裕状态,市场资金供应较为充足,银行“不差钱”且从央行获得的资金成本下降,推动存款利率下行。其次,受经济下行和疫情蔓延双重冲击,实体经济有效信贷需求不足,部分银行出现贷款“投放难”,对存款需求量减少,因此存款业务拓展力度减弱。此外,近期金融市场波动加剧,资本市场单边下跌,部分资管产品出现浮亏,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对存款需求增加。

  降低银行负债端压力以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

  人民银行公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末,我国人民币存款余额已达243.1万亿元。作为商业银行负债的主要来源,银行存款的定价和稳定性对整个银行业的稳健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近年来我国金融监管部门多次引导银行机构调降负债成本,以加大银行业对实体经济让利支持。

  此前的2021年6月,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以下简称“自律机制”)发文称优化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来的“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这为银行主动降低负债成本提供了条件。

  上海金融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向记者表示,自律机制实际相当于一个行业自律的规范,用以维持整个银行业存款的成本的稳定。当前存款利率定价仍受到自律机制的约束。自律机制理论上是一个市场化机制,由行业机构自行协商确认,同时也受人民银行引导。过去的两年中,整个市场利率中枢,尤其贷款利率已显著下行,但与之相对应的存款利率,因自身定价模式,下行幅度非常有限,偏离了市场利率整体的变动的方向,进而导致银行在贷款端的下行的空间受限。

  事实上,在此次存款利率调降前,有消息称,自律机制召开会议,鼓励中小银行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下调10基点左右;做出调整的银行或将对其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有利。

  “通过存款利率自律定价机制的调整引导银行下调存款定价水平,推动银行降低存款成本,带动其资金成本下行,为实体经济让利创造空间。”曾刚表示,这是此轮存款利率调整的主要目的所在。同时,曾刚还强调,存款利率调整可以缓解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的净息差压力。对中小银行而言,主动负债来源渠道有限,客户存款占据负债的绝对主导,存款利率调整空间较小。因此中小银行应当树立精细化、价值化管理负债的理念,不应一昧偏好定期存款,合理权衡流动性,安全性,收益性关系,做好负债管理。

  董希淼也表示,当下我国已经在形式上实现存款利率市场化,银行在存款利率定价上拥有较大的自主权。存款是银行负债的最主要来源。随着资管新规等深入实施,同业负债持续压降,存款占比进一步提高。在存款以基准利率为定价基准的情况下,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可直接降低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负债成本,进而推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降。

  “从长期看,存款利率下行是必然的趋势。下一步,还可以考虑对存款基准利率进行适当调整。同时,应积极稳妥推进存款利率并轨,进一步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在这个进程中,还应继续实施差别化政策,允许中小银行采取更有弹性的存款利率加点空间;中小银行应加强资产负债管理,防范流动性风险,确保发展的稳健性和可持续性。”董希淼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