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信用债发行延续了年初以来进一步向高评级集中的趋势:各等级信用债发行量均小幅下行,但AAA级降幅最小,且仅AAA级信用债净融资为正。4月民企债发行规模和占比小幅回升,净融资缺口收窄;产业类地方国企发行规模增幅较大,净融资大幅转正。  

  城投债融资环境整体偏紧,4月发行和净融资规模下滑,且呈现新的区域特征:发行量排名靠前的省份仍集中于长三角、山东、珠三角、川渝经济圈、长江经济带等重点发展区域,但城投债发行规模最大的江浙地区城投债发行量和净融资大幅压降,中部省份城投债净融资有所回升;江苏省AA+和AA级城投平台债券净融资为负导致全省城投债净融资为负,或为主动压降。 

  4月多数行业产业债净融资环比回升。1-4月净融资为负的行业有9个,较去年同期减少7个。采掘、有色、钢铁、房地产等2021年信用债融资净流出规模较大的行业今年1-4月均大幅改善,其中有色金属、钢铁、房地产行业净融资转正,采掘行业净融资缺口缩小。此外,交通运输、建筑装饰、化工和食品饮料等行业信用债净融资亦有较大幅度增长,机械设备、电子等信用债持续净流出行业今年1-4月净融资也小幅转正,但生物医药和汽车等行业信用债净融资缺口仍然较大。地产行业已连续3个月净融资为正,但民企地产债首度出现首次月度发行额为0 的情况,地产债融资回暖仍主要依赖国企。  

  具体内容如下

  一、4月稳增长政策推动下,信用债融资环境稳定,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环比小幅减少。从发行结构看,4月城投债发行量和净融资同比环比均现下行,且降幅均超30%,产业债发行量和净融资环比小幅增加。4月信用债平均发行利率整体延续下行,AA级发行利率逆市走高;加权平均发行期限小幅拉长,民企债平均发行期限降至1年以下。

  2022年4月,地产下行压力叠加新一轮疫情扰动,政策对冲力度加大,信用债融资情况平稳,信用债发行规模连续第二个月超过1.2万亿元。当月包含企业债、中票、短期融资券、公司债(含私募债)和定向工具在内的非金融企业信用债共发行1.22万亿元,同比和环比分别减少9.66%和6.05%;当月信用债偿还量9696亿元,净融资2470亿元,同比增加15.41%,环比减少2.20%。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从发行结构看,4月城投债发行量和净融资同比环比均现下行,产业债发行量和净融资环比小幅增加。具体看,严控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背景下,城投债融资环境整体仍偏紧,4月城投债发行量5588亿元,同比和环比分别减少11.49%和12.75%;净融资1461亿元,同比和环比分别减少39.05%和35.67%;随宽信用加码,产业债融资环境持续改善,4月产业债发行规模续创2021年9月以来新高,发行量6578亿元,环比增加0.51%,同比减少8.07%;净融资1009亿元,环比增长303%,同比增加1189亿元(永煤违约冲击下,2021年4月产业债净融资为-179亿元)。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2022年4月信用债发行利率整体下行,但AA级发行利率走高。当月资金面较为宽松,资金利率整体低于政策利率运行,同时利率债短端下行较多,中长端波动为主,收益率曲线陡峭化。4月末1年、3年、5年期国开债到期收益率较3月末分别变动-15.5bps、-2.5bps和0.1bps。4月信用债整体以及主体级别为AAA级、AA+级和AA级的信用债按发行规模加权平均的发行利率分别为3.34%、2.88%、3.79%和5.02%,较3月分别下行10.51bps、6.88bps、11.97bps和上行6.41bps。AA级信用债发行利率逆势上行,主因4月AA城投债加权平均发行利率从3月的5.00%上升至5.10%推动。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2022年4月信用债加权平均发行期限为2.64年,环比拉长0.22年。分企业性质看,城投、产业类地方国企、央企债加权发行期限环比分别增加0.39年、0.18年和0.25年至3.40年、2.48年和1.86年,仅民企债券加权发行期限缩短0.22年至0.90年,创历史新低。时间序列上看,2021年以来,央企和地方产业类国企发行期限波动上升,分别从2021年初的1.51年和1.83年上升至2022年4月的1.86年和2.48年,而民企债平均发行期限从2年左右下降至不足1年,反映出市场对民企债的谨慎态度;近年城投债发行期限不断缩短,从2019年的9月的4.08年下行至2022年2月的2.85年,但近两个月城投债发行期限有所拉长,至2022年4月达到3.40年,或反映基建稳增长推动下,相关地区优质城投平台的较长久期融资需求开始得到满足。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2022年4月信用债取消或推迟发行规模环比下降近半,交易所终止审查公司债项目数大幅减少。4月信用债共取消或推迟发行165亿元,同比环比分别下降365亿元和143亿元。其中,央企债取消发行规模小幅上升,或与4月中下旬债券市场收益率整体上行有关;城投债和产业类地方国企取消发行规模均减半。4月城投债取消发行规模大幅减少,主要由 AA+及AA级主体贡献,显示稳增长背景下,投资者风险偏好或有所提升,非网红区域中低评级城投债融资难度下降;同时,4月交易所公司债终止审查项目数量较前面10个月大幅减少,城投融资监管政策或边际放宽。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二、2022年4月信用债发行结构性特征明显:分评级看仅AAA级净融资为正,延续了今年以来信用债发行向高评级集中的趋势。4月民企债发行占比小幅回升,净融资缺口收窄;产业类地方国企发行规模增幅较大,净融资大幅转正。4月中票和私募债净融资规模和占比提升,AA级信用债融资仍主要依赖私募品种。

  从主体评级结构看,2022年4月各评级信用债发行量环比均小幅下降,其中AAA级降幅最小,净融资方面仅AAA级净融资为正,延续了今年以来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向高评级集中的趋势。4月AAA、AA+和AA级信用债发行量分别为8000亿元、2676亿元和1410亿元,环比分别减少80亿元、544亿元和208亿元;AA级发行占比从3月的13%下降至12%。净融资方面,4月AAA级、AA+级及AA级信用债净融资额分别为1926亿元、560亿元和136亿元。今年以来,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出现向高评级集中的趋势,1-4月AAA级信用债净融资均值和占比分别为2250亿元和63%,远高于2021年同期的534亿元、28%和2020年同期的1326亿元、50%。究其原因,一方面,宽信用背景下产业债融资环境持续回暖,而产业债发行以AAA级为主;另一方面,严禁新增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背景下,中低评级城投债净融资占比下滑,1-4月AAA级城投债净融资占比提升至38%,高于2021年同期的30%和2020年同期的24%。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从发行人企业性质看,4月城投平台、央企、地方产业类国企和广义民企[1]信用债发行量分别为5588亿元、2559亿元、3312亿元和707亿元,其中城投和产业类地方国企发债规模环比分别减少816亿元和230亿元,央企和广义民企发债规模环比分别增长245亿元和19亿元,广义民企债发行占比5.8%,环比提高0.5个百分点。净融资方面, 4月城投平台、央企、地方产业类国企和广义民企信用债净融资分别为1461亿元、676亿元、313亿元和21亿元。其中,1-4月广义民企债月均净融资-28亿元,融资缺口显著收窄,且1-4月中有3个月净融资为正,结束了2020年7月以来广义民企债连续18个月净融资为负、月均流出454亿的情况。主因为广义民企债发行规模上升,到期规模下降:一方面,今年前4月广义民企债发行量有所回升,月均发行668亿元,比2021年同期的566亿元高出18%;另一方面,伴随着广义民企债券融资持续净流出和高风险主体的逐步出清,广义民企债存量规模已从2017年底的2.7万亿下降至2021年底的1.5万亿左右,到期规模下降:今年1-4月广义民企债月均到期规模为696亿元,较2021年的957亿元下降27%。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从不同性质发行人分主体评级的融资情况看,AAA级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中,央企占比最高,其次为城投平台和产业类地方国企,而AA+和AA级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中城投债均占据主导:城投债在AA+及AA级发行中的占比分别为78%和90%,在AA+及AA级净融资中的占比分别为118%和123%,即中低评级城投债净融资超过市场总量,其他类型企业中低评级净融资为负。AAA级广义民企债净融资转正,AA+及AA级仍为净流出。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分券种看,4月发行规模最大的券种为超短融(4103亿元)、中票(3150亿元)和一般公司债(1552亿元),环比分别减少1139亿元、增加578亿元和减少38亿元。4月私募债、定向工具、企业债和短融分别发行1504亿元、734亿元、636亿元和487亿元,环比分别增长33亿元、减少306亿元、增长113亿元和减少23亿元。净融资方面,各券种环比变动情况与发行类似,4月中票、超短融、一般公司债净融资规模分别为1174亿元、510亿元和510亿元,环比分别增长686亿元、减少662亿元和减少25亿元;企业债净融资为-218亿元,是4月唯一净融资为负的券种,且净流出规模环比扩大152亿元;私募债、定向工具、短融净融资规模分别为474亿元、1亿元和18亿元,环比分别增加280亿元、下降99亿元和下降80亿元。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从不同券种分主体评级信用债融资情况来看,4月AAA级超短融发行规模最大,其次为中票和一般公司债,三者也是AAA级信用债净融资的主要贡献方;AAA级私募债和定向工具净融资转正,显示AAA级发行人小幅增加了私募品种融资规模。4月AA+级信用债发行中,公募品种和私募品种贡献比较均衡,但净融资以私募债和中票为主,企业债、超短融和公司债亦有贡献。4月AA级信用债发行中,公募券种占比45%,主要由中票和企业债贡献,但公募券种除中票外,净融资规模均为负或相对较小,私募品种净融资占到116%。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三、2022年4月城投债净融资整体下滑,此前融资规模较大的江浙地区1-4月净融资同比压缩较多,部分中部省份城投债净融资有所回升;4月产业债融资延续向好,多数行业产业债净融资环比回升,其中,地产、钢铁、有色金属等行业净融资回正,采掘行业融资缺口缩小,但民企地产债首次出现月度发行为0的情况,地产债融资回暖仍主要依赖国企。

  分省份融资情况看,在当月城投债整体发行和净融资环比减少的背景下,4月城投债净融资展现出新的区域性特征:一方面,发行量排名靠前的省份仍集中于长三角、山东、珠三角、川渝经济圈、长江经济带等重点发展区域,但城投债发行规模最大的江浙地区城投债发行量和净融资大幅压降,1-4月江苏省和浙江省城投债净融资较2021年同期分别下降1371亿元和1096亿元,两省城投债净融资下降规模超过全部省份总和,这意味着其他省份今年1-4月城投债净融资与去年同期相比是回升的,从数据看,增量主要来自天津、河南、新疆、重庆等省份,回升额度分别达到584亿元、512亿元、131亿元和128亿元。另一方面,4月有14个省份城投债发行和净融资环比下降,另有6个省份城投债发行量为0,6个省份城投债净融资为负,7个省份城投债净融资为0。在当月城投债净融资为负或为0的省份中,除东北、西北、西南各省外,江苏、北京等地可能为主动压缩城投债规模。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分评级看,大多数省份AAA级城投平台净融资为正,广东、山东、浙江三省AAA级平台净融资规模在所有AAA级平台净融资中占比过半,江苏省占比降至2%;AA+及AA级平台净融资中,四川省占比均为最高,AA+平台中浙江省、山东省次之;AA级平台中则为湖南省、浙江省平台占比最高。江苏省AA+和AA级平台净融资均为负,改变了近年江浙两省AA+级平台净融资占比近半、AA级平台净融资占比过半的局面。同时,安徽、河南、四川、重庆、湖南等中部省份部分AA+及AA级平台也逐步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净融资规模和占比上升。此外,东北、西北、西南等城投债整体净融资为负或为0的省份中,多数省份各评级信用债发行均为0,债券融资难度较大;天津是唯一一个各评级城投债净融资均为负的省份,尽管融资缺口较2021年有所收窄,但债市融资净流出的情况仍在延续。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2022年产业债发行整体回暖背景下,产业类地方国企债融资也出现新的特点。首先,4月产业类地方国企债发行仍集中于制造业、资源类大省及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西部省份融资较少,河北、河南等省产业类地方国企债融资仍在修复中;其次,1-4月产业类国企净融资为负的省份降至6个,较2021年同期减少6个,多数省份净融资较去年同期改善,其中山西省改善幅度最大,河南、河北1-4月产业类地方国企债净融资尚未转正,但融资缺口较去年同期明显缩小;最后,部分东北、西北、西南省份产业债融资和城投债融资双弱,债市净融资持续为负,或发行量为0,主因这些地区经济财政实力较弱,债务压力大,投资者无论对地区的城投债还是产业债都相对比较谨慎。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产业债分行业来看,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4月多数行业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规模较3月环比增长,其中交通运输、食品饮料、通信、钢铁、化工等行业改善明显,另有8个行业净融资为负,1个行业净融资为0,环比3月分别减少4个和3个。从1-4月的情况看,多数行业融资情况也较2021年同期改善,1-4月净融资为负的行业由2021年同期的16个减少至9个,采掘、有色、钢铁、房地产等2021年信用债融资净流出规模较大的行业今年1-4月均大幅改善,其中有色、钢铁、房地产行业净融资转正,采掘行业融资缺口缩小。此外,交通运输、建筑装饰、化工和食品饮料等行业净融资亦有较大幅度增长,机械设备、电子等信用债持续净流出行业今年1-4月净融资也小幅转正,但生物医药和汽车等行业净融资缺口仍然较大。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地产债方面,从时间序列来看,2020年下半年开始,除个别月份外,房地产行业债券月度净融资持续为负,债市融资流出明显,特别是广义民企债,2021年全年净流出规模达到1439亿元,2022年1-4月继续净流出237亿元,而今年同期央企和地方国企地产债净融资均为正,分别为62亿元和296亿元。2021年9月恒大风险爆发后,政策不断维稳房地产,11月开始地产融资明显回暖,行业债券发行量大幅增加,2022年2月以来行业净融资已连续3个月为正。但地产销售拐点仍不明显,民企地产债风险持续暴露,民营地产债资金净流出的局面短期或难以缓解,2022年4月民企地产债首次出现月度发行规模为0的情形,目前地产行业的融资改善仅限于国有企业。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产业债发行延续改善,江浙城投债融资降幅较大

  注明:[1]广义民企包含企业性质为民营企业、集体企业、外商独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公众企业及其他企业,分类标准来源于wind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