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服务实体经济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在近期出版的《2021年信托业专题研究报告》中的《中国信托业服务实体经济专题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信托业应努力成为实业强国的开拓者、资本形成的贡献者、科技创新的引领者、国家战略的实践者、绿色发展等推动者和共同富裕的倡导者。

  近日,超过60家信托公司披露了2021年年报。其中,“服务实体经济”成为多家公司披露的重要主题。“做实体经济的助推器”“发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功能定位”“坚持回归金融必须服务实体经济”的相关表述更是各公司重点阐述的内容之一。

  找准服务实体经济新定位

  资管新规出台后,近年来,信托行业的监管细则逐步明确。2020年2月,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2020年5月,中国银保监会就《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在监管的引导下,信托公司立足于“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代人理财”的信托本源,积极探索投资类业务,不断压缩融资类业务,规范发展房地产业务,清理影子银行业务,不断提高主动管理能力,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提供基础保障。

  《报告》显示,作为金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托业积极落实“十四五”规划,将自身的战略转型升级与推动现代产业体系构建紧密结合,重塑战略规划,创新管理方式、业务模式、产品体系和服务手段,进一步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在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推动实体经济与信托行业自身的高质量发展,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贡献信托业的力量和智慧。

  《报告》指出,未来,信托业将立足三个基本定位服务实体经济。

  一是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定位,避免“脱实向虚”。信托业长期承担着探索实体经济市场化融资方式、弥补银行信贷不足的金融功能。面对新环境、新目标、新格局,信托业应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宗旨,更多服务战略性新兴产业,服务科技创新,服务民生领域,不断满足经济发展需要,与实体经济形成良性循环。

  二是坚持专业受托人定位,提高自身专业能力,摒弃“赚快钱”思维。信托基于“受托人”的权利及义务,可实现独立、长期、稳定、跨越经济周期和生命周期的机制安排。信托业需要不断提高专业能力,提高投资类业务占比,大力发展本源业务,审慎尽职,提升受托人价值。摒弃“赚快钱”的惯性思维,向“挣专业化的钱”转变。

  三是坚持回归信托本源定位,利用制度工具提供综合服务,摆脱“影子银行”模式。资管新规出台,全面推动金融回归本源。信托业应以回归本源业务为核心,充分利用信托制度具有的隔离、普适、灵活、有限、承继等功能特性,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高效、附加值更高的金融服务,并逐步清理银信通道类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

  风险是每个金融机构时刻面对的问题,信托行业应始终坚守风险合规底线,为行业的平稳转型和实体经济健康运行提供坚实基础。

  《报告》认为,一方面,信托公司在向实体企业或项目提供服务时,必须做好自身的风险管理,事前调查防范风险,事中监测控制阻止风险事件的发生,事后采取措施处置化解风险。信托公司应持续探索构建与业务发展相匹配的风控合规体系,运用金融科技创新风控方式和手段,持续提升风险管控能力。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应发挥信托制度和金融工具多样性优势,更有效地化解实体经济的风险,为实体经济排雷减负,盘活存量资产,处置不良资产,化解房地产泡沫、地方隐性债务等实体经济风险,助力国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改革。

  信托业服务实体经济指南

  打通产业链堵点

  近年来,我国经济步入高质量发展的阶段,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正在快速切换,信托业也在加速适应与调整。

  在服务制造业方面,《报告》认为,未来,信托业应该抓住机会,提升主动管理能力、壮大股权投资团队、提升风控和抗风险能力、提高金融科技运用能力,努力在服务制造业升级、补链强链上寻求突破。

  对于如何打通产业链堵点,更好服务制造业,《报告》指出,信托业要树立“集成式全生命周期融资服务平台”理念,执行全流程资产管理职能。制造企业生命周期前期,可以以股权投资为主;中期可以开展股债结合、投贷联动;中后期借助创投基金和产业基金;后期可以做供应链金融、ABS(资产证券化)、并购、财务顾问等。通过全生命周期全流程融资服务,在满足企业融资需求的同时,信托公司可以成为新制造企业的战略合作伙伴和利益共同体,深入企业经营全过程,进行实时动态的主动管理,参与到企业战略规划、公司治理、预算管理等关键环节,主动把控和处理风险,在帮助企业发展的同时,分享企业高速增长的可观收益。

  在为基建领域提供信托服务方面,信托公司要创新业务模式,也要创新风控手段。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的政信业务一直是信托公司的主战场之一,也是其重要的收入来源。近年来,新基建逐渐成为信托公司聚焦的方向。相比传统基建,新基建的特点是高技术含量,资金投入庞大并且要持续投入,市场化程度更高、社会资金参与更多,对数据安全、信息安全、技术安全等要求较高。新基建在运行模式上要摆脱传统基建的弊端,要由社会资本主导,形成完整的商业逻辑,最大化创造价值。这些都对信托公司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助力实现“双碳”目标过程中,碳金融逐渐兴起,也为信托业提供了全新的发展空间和机遇。“信托跨市场综合金融服务优势,有利于加快推动绿色经济领域的资源自由流动和市场化配置,也有利于降低高碳资产退出中的风险。”《报告》表示。

  此外,《报告》提出,未来,信托业可以重点在新城建、新混改、新农村、新消费方面发掘服务实体经济的新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