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记者注意到,年内已有多家信托公司相继完成增资或披露了增资计划。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在行业规模整体下降多年,且现在趋于触底反弹的情况下,信托公司增资更多是为了过渡期平稳转型需要,增加公司在抵御风险的能力。

  在2022年4月下发的《关于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中,将信托业务分为资产管理信托、资产服务信托、公益/慈善信托3类。《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对信托公司资本金实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对于资本实力较弱的信托公司而言,建立和完善资本补充机制、增加资本实力迫在眉睫。

  那么,如何看待未来拉动信托业务规模增长的主力?对于信托公司来说,服务信托业务的道路可以怎么走?

  年内多家信托公司增资

  经纬纺机(行情000666,诊股)在今年4月披露的2021年年报中表示,公司董事会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关于中融信托以未分配利润26.68亿元转增注册资本的议案》,同意中融信托以未分配利润26.68亿元按照各股东持股比例转增注册资本。

  转增完成后,中融信托注册资本由120亿元增至146.68亿元,各股东持股比例不变。经纬纺机表示,信托行业需要增加净资本实力,强化净资本管理将成为提升信托公司竞争实力的重要途径。

  此外,在24亿元增资款正式到位,工商变更等全部工作均已完成的情况下,国通信托增资工作也已完成,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武汉金控”)持股比例增至75%。

  据悉,武汉金控是一家大型国有金融投资集团,成立于2005年8月,注册资本100亿元,是湖北省首家挂牌的金融控股集团。2021年,武汉金控主要经济指标实现两位数增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达到111.4%。

  1月26日,中诚信托发布公告称,公司变更注册资本获得北京银保监局批复。据悉,增资完成后,中诚信托注册资本金由24.57亿元增至48.50亿元,将进一步提升资本实力,为高质量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官网信息显示,中诚信托初创于1995年11月,前身是中煤信托。2008年,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将其持有的中诚信托32.35%的国有股权全部划转给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中国人保(行情601319,诊股)集团成为中诚信托第一大股东。

  过渡期需平稳转型

  近日,华宝信托增资项目相关信息在北京产权交易所进行正式披露,信息披露日期为5月25日至7月20日。

  据悉,本次华宝信托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数目为1-2个,将优选国资背景的银行、保险、券商等金融机构及政府性基金、地方国资等外部机构。增资价款将根据专业的评估机构对华宝信托资产评估价值来进行估算。本次增资完成后,原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不低于90%,新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不超过10%。

  金乐函数信托分析师廖鹤凯指出,在行业规模整体下降多年现在趋于触底反弹的情况下,信托公司增资更多是为了过渡期平稳转型需要,增加公司在转型期抵御风险的能力。一般来说,引入战略投资者多数是为了补足公司短板,提升专业能力,拓展业务范围,加速转型升级,增强资本实力,帮助公司脱困。

  记者还注意到,今年4月,陕国投信托在公告中表示,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得证监会发审委通过。

  陕国投信托表示,本次增资扩股是该公司处于转型发展关键节点的重大战略举措,发行完成后,注册资本将突破50亿元,净资产将跃升至行业第一梯队,公司资本实力和抵御风险能力将大大提升。

  1月8日,浙金信托控股股东浙江东方(行情600120,诊股)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5.19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4.27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拟用于对浙金信托增资16.99亿元,另外给予浙金信托补充流动资金7.28亿元。

  支持产业转型升级

  百瑞信托研究发展中心数据显示,总体来看,2021年信托公司证券投资、股权投资业务规模均实现高速增长,增速分别达75.40%、37.73%。融资类信托规模在2021年下降24.94%,进一步实现了压降目标。事务管理类、其他类信托的规模在2021年也有不同程度下降。

  相关分析认为,预计未来证券投资、股权投资将成为拉动信托业务规模增长的主力,信托公司信托业务结构将持续得到优化。

  此外,2022年4月下发的《关于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将信托业务分为资产管理信托、资产服务信托、公益/慈善信托3类。

  具体来看,资产服务信托中的资产证券化受托服务信托、风险处置受托服务信托等业务,以特定资产为信托财产,具有较好的发展前景,预计未来管理财产信托的规模、占比仍有进一步提升空间,将保持第二大业务的地位。

  有信托行业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和传统金融业务相比,服务信托业务的道路尤其是其中的财富管理服务信托,在当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非金融类财富管理服务的价值必将凸显。

  在昆仑信托董事长王增业看来,信托行业的转型,其实也是中国金融行业转型的一个缩影,它不可能像产业升级“腾笼换鸟”那样快速,不只是要解决眼前的问题,而应该放到更长远的、支持服务实体产业转型升级这个国家战略目标中去思考、规划和设计。

  王增业指出,对信托公司而言,在委托端可以形形色色,可以设定最低门槛,但是在资产出口、资金用途上,资本市场、证券市场只能是资产组合的一部分,而更多部分应该通过不同的结构设计,以最低成本、最高效率流向实体经济,流向国家和社会发展最需要的地方。